留得年年纸上香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 > 艺术家 > 留得年年纸上香

出版社:中国友谊
出版日期:2010-11
ISBN:9787505728004
作者:齐白石
页数:255页

章节摘录

从雕花匠到画匠一八七八年—一八八九年光绪四年(戊寅•一八七八),我十六岁。祖母因为大器作木匠,非但要用很大力气,有时还要爬高上房,怕我干不了。母亲也顾虑到,万一手艺没曾学成,先弄出了一身的病来。她们跟父亲商量,想叫我换一行别的手艺,照顾我的身体,能够轻松点才好。我把愿意去学小器作的意思,说了出来,他们都认为可以,就由父亲打听得有位雕花木匠,名叫周之美的,要领个徒弟。这是好机会,托人去说,一说就成功了。于是我辞了齐师傅,到周师傅那边去学手艺。这位周师傅,住在周家洞,离我们家,也不太远,那年他二十八岁。他的雕花手艺,在白石铺一带,是很出名的,用平刀法,雕刻人物,尤其是他的绝技。我跟着他学,他也肯耐心地教。说也奇怪,我们师徒二人,真是有缘,相处得非常之好。我很佩服他的本领,又喜欢这门手艺,学得很有兴味。他总说我聪明,肯用心,觉得我这个徒弟,比任何人都可爱。他没有儿子,简直把我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地看待。他又常常对人说:“我这个徒弟,学成了手艺,一定是我们这一行的能手,我做了一辈子的工,将来面子上沾着些光彩,就靠在他的身上啦!”人家听了他的话,都说周师傅名下有个有出息的好徒弟。后来我出师后,人家都很看得起,这是我师傅提拔我的一番好意,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的。光绪五年(己卯•一八七九),我十七岁。光绪六年(庚辰•一八八○),我十八岁。光绪七年(辛巳•一八八一),我十九岁。照我们小器作的行规,学徒期是三年零一季,我因为在学徒期中,生了一场大病,耽误了不少日子,所以到十九岁的下半年,才满期出师。我生这场大病,是在十七岁那年的秋天,病得非常危险,又吐过几口血,只剩得一口气了。祖母和我父亲,急得没了主意直打转。我母亲恰巧生了我五弟纯隽,号叫佑五,正在产期,也急得东西都咽不下口。我妻陈春君,嘴里不好意思说,背地里淌了不少的眼泪。后来请到了一位姓张的大夫,一剂“以寒伏火”的药,吃下肚去,立刻就见了效,连服几剂调理的药,病就好了。病好之后,仍到周师傅处学手艺,经过一段较长时间,学会了师傅的平刀法,又琢磨着改进了圆刀法,师傅看我手艺学得很不错,许我出师了。出师是一桩喜事,家里的人都很高兴。祖母跟我父亲母亲商量好,拣了一个好日子,请几桌客,我和陈春君“圆房”了,从此,我和她才是正式的夫妻。那年我是十九岁,春君是二十岁。我出师后,仍是跟着周师傅出外做活。雕花工是计件论工的,必须完成了这一件,才能去做那一件。周师傅的好手艺,白石铺附近一百来里的范围内,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因此,我的名字,也跟着他,人人都知道了。人家都称我“芝木匠”,当着面,客气些,叫我“芝师傅”。我因家里光景不好,挣到的钱,一个都不敢用掉,完工回了家,就全部交给我母亲。母亲常常笑着说:“阿芝能挣钱了,钱虽不多,总比空手好得多。”那时,我们师徒常去的地方,是陈家垅胡家和竹冲黎家。胡黎两姓,都是有钱的财主人家,他们家里有了婚嫁的事情,男家做床橱,女家做妆奁,件数做得很多,都是由我们师徒去做的。有时师傅不去,就由我一人单独去了。还有我的本家齐伯常的家里,我也是常去的。伯常名叫敦元,是湘潭的一位绅士,我到他家,总在他们稻谷仓前做活,和伯常的儿子公甫相识。论岁数,公甫比我小得多,可是我们很谈得来,成了知己朋友。后来我给他画了一张《秋姜馆填词图》,题了三首诗,其中一首道:“稻粱仓外见君小,草莽声中并我衰,放下斧斤作知己,前身应作蠹鱼来。”就是记的这件事。那时雕花匠所雕的花样,差不多都是千篇一律。祖师传下来的一种花篮形式,更是陈陈相因,人家看得很熟。雕的人物,也无非是些麒麟送子、状元及第等一类东西。我认为这些老一套的玩艺儿,雕来雕去,雕个没完,终究人要看得腻烦的。我就想法换个样子,在花篮上面,加些葡萄石榴桃梅李杏等果子,或牡丹芍药梅兰竹菊等花木。人物从绣像小说的插图里,勾摹出来,都是些历史故事。还搬用平日常画的飞禽走兽,草木虫鱼,加些布景,构成图稿。我运用脑子里所想得到的,造出许多新的花样,雕成之后,果然人都夸奖说好。我高兴极了,益发大胆地创造起来。那时,我刚出师不久,跟着师傅东跑西转,倒也一天没有闲过。只因年纪还轻,名声不大,挣的钱也就不会太多。家里的光景,比较头二年,略微好些,但因历年积叠的亏空,短时间还弥补不上,仍显得很不宽裕。我妻陈春君一面在家料理家务,一面又在屋边空地,亲手种了许多蔬菜,天天提了木桶,到井边汲水。有时肚子饿得难受,没有东西可吃,就喝点水,算是搪搪饥肠。娘家来人问她:“生活得怎样?”她总是说:“很好。”不肯露出丝毫穷相。她真是一个挺得起脊梁顾得住面子的人!可是我们家的实情,瞒不过隔壁的邻居们,有一个惯于挑拨是非的邻居女人,曾对春君说过:“何必在此吃辛吃苦,凭你这样一个人,还找不到有钱的丈夫!”春君笑着说:“有钱的人,会要有夫之妇?我只知命该如此,你也不必为我妄想!”春君就是这样甘熬穷受苦,没有一点怨言的。光绪八年(壬午•一八八二),我二十岁。仍是肩上背了个木箱,箱里装着雕花匠应用的全套工具,跟着师傅,出去做活。在一个主顾家中,无意间见到一部乾隆年间翻刻的《芥子园画谱》,五彩套印,初二三集,可惜中间短了一本。虽是残缺不全,但从第一笔画起,直到画成全幅,逐步指说,非常切合实用。我仔细看了一遍,才觉着我以前画的东西,实在要不得,画人物,不是头大了,就是脚长了;画花草,不是花肥了,就是叶瘦了,较起真来,似乎都有点小毛病。有了这部画谱,好像是捡到了一件宝贝,就想从头学起,临它个几十遍。转念又想:书是别人的,不能久借不还,买新的,湘潭没处买,长沙也许有。价码可不知道,怕有也买不起。只有先借到手,用早年勾影雷公像的方法,先勾影下来,再仔细琢磨。想准了主意,就向主顾家借了来,跟母亲商量,在我挣来的工资里,匀出些钱,买了点薄竹纸和颜料毛笔,在晚上收工回家的时候,用松油柴火为灯,一幅一幅地勾影。足足画了半年,把一部《芥子园画谱》,除了残缺的一本以外,都勾影完了,订成了十六本。从此,我做雕花木活,就用《芥子园画谱》做根据,花样既推陈出新,不只是死板板的老一套,画也合乎规格,没有不相匀称的毛病了。我雕花得来的工资,贴补家用,还是微薄得很。家里缺米少柴的,时常闹着穷。我母亲为了开门七件事,整天地愁眉不展。祖母宁可自己饿着肚子,留了东西给我吃。我是个长子,又是出了师学过手艺的人,不另想想办法,实在看不下去。只得在晚上闲暇之时,匀出工夫,凭我一双手,做些小巧玲珑的玩艺儿,第二天清早,送到白石铺街上的杂货店里,许了他们一点利益,托他们替我代卖。我常做的,是一种能装旱烟也能装水烟的烟盒子,用牛角磨光了,配着能活动开关的盖子,用起来很方便,买的人倒也不少。大概两三个晚上,我能做成一个,除了给杂货店掌柜二成的经手费以外,每个我还能得到一斗多米的钱。那时,乡里流行的,旱烟吸叶子烟,水烟吸条丝烟。我旱烟水烟,都学会吸了,而且吸得有了瘾。我卖掉了自己做的牛角烟盒子,吸烟的钱,就有了着落啦,连烧旱烟的旱烟管,和吸水烟用的铜烟袋,都赚了出来。剩余的钱,给了我母亲,多少济一些急,但是还救不了根本的穷,不过聊胜于无而已。光绪九年(癸未•一八八三),我二十一岁。那年,春君怀了孕,怀的是头一胎。恰巧家里缺柴烧,我们星斗塘老屋,后面是靠着紫云山,她拿了把厨刀,跑到山上去砍松枝。她这时,快要生产了,拖着笨重的身子,上山很费力,就用两手在地上爬着走,总算把柴砍得了,拿回来烧。到了九月,生了个女孩,这是我们的长女,取名菊如,后来嫁给了姓邓的女婿。我在早先上山砍柴时候,交上一个朋友,名叫左仁满,是白石铺胡家冲的人,离我们家很近。他岁数跟我差不多,我学做木匠那年,他也从师学做篾匠手艺,他出师比我早几个月,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他也娶了老婆,有了孩子,我们歇工回来,仍是常常见面,交情也越来越深。他学成了一手编竹器的好手艺,家庭负担比较轻,生活上比我略微好一些。他是喜欢吹吹弹弹的,能拉胡琴,能吹笛子,能弹琵琶,能打板鼓。还会唱几句花鼓戏,几段小曲儿。我们常在一起玩,他吹弹拉唱,我就画画写字。有时他叫我教他画画,他也教我弹唱。乡里有钱的人,常往城里跑,去找玩儿的,我们是穷孩子出身,闲暇时候,只能做这样不花钱的消遣。我后来喜欢听戏,也会唱几支小曲,都是那时候受了左仁满的影响。光绪十年(甲申•一八八四),我二十二岁。光绪十一年(乙酉•一八八五),我二十三岁。光绪十二年(丙戌•一八八六),我二十四岁。光绪十三年(丁亥•一八八七),我二十五岁。光绪十四年(戊子•一八八八),我二十六岁。这五年,我仍是做着雕花活为生,有时也还做些烟盒子一类的东西。我自从有了一部自己勾影出来的《芥子园画谱》,翻来覆去地临摹了好几遍,画稿积存了不少。乡里熟识的人知道我会画,常常拿了纸,到我家来请我画。在雕花的主顾家里,雕花活做完以后,也有留着我不放我走,请我画的。凡是请我画的,多少都有点报酬,送钱的也有,送礼物的也有。我画画的名声,跟做雕花活的名声,一样地在白石铺一带传开了去。人家提到了芝木匠,都说是画得挺不错。我平日常说:“说话要说人家听得懂的话,画画要画人家看见过的东西。”我早先画过雷公像,那是小孩子的淘气,闹着玩的,知道了雷公是虚造出来的,就此不画了。但是我画人物,却喜欢画古装,这是《芥子园画谱》里有的,古人确是穿过这样衣服,看了戏台上唱戏的打扮,我就照它画了出来。我的画在乡里出了点名,来请我画的,大部分是神像功对,每一堂功对,少则四幅,多的有到二十幅的。画的是玉皇、老君、财神、火神、灶君、阎王、龙王、灵官、雷公、电母、雨师、风伯、牛头、马面和四大金刚、哼哈二将之类。这些位神仙圣佛,谁都没见过他们的本来面目,我原是不喜欢画的,因为画成了一幅,他们送我一千来个钱,合银元块把钱,在那时的价码,不算少了,我为了挣钱吃饭,又拗不过乡亲们的面子,只好答应下来,以意为之。有的画成一团和气,有的画成满脸煞气。和气好画,可以采用《芥子园画谱》的笔法。煞气可麻烦了,绝不能都画成雷公似的,只得在熟识的人中间,挑选几位生有异相的人,作为蓝本,画成以后,自己看着,也觉可笑。我在枫林亭上学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生得怪头怪脑的,虽说现在都已长大了,面貌究竟改变不了多少,我就不问他们同意不同意,偷偷地都把他们画上去了。在我二十六岁那年的正月,我母亲生了我六弟纯楚,号叫宝林。我们家乡,把最小的叫做“满”,纯楚是我最小的弟弟,我就叫他满弟。我母亲一共生了我弟兄六人,又生了我三个妹妹,我们家,连同我祖母,我父亲母亲,春君,我的长女菊如,老老小小,十四口人了。父亲同我二弟纯松下田耕作,我在外边做工,三弟纯藻在一所道士观里给人家烧煮茶饭,别的弟妹,大一些的,也牧牛的牧牛,砍柴的砍柴,倒是没有一个闲着的。祖母已是七十七岁的人,只能在家里看看孩子,做些轻微的事情。春君整天忙着家务,忙里偷闲,养了一群鸡鸭,又种了许多瓜豆蔬菜,有时还帮着我母亲纺纱织布。她夏天纺纱,总是在葡萄架下阴凉的地方,我有时回家,也喜欢在那里写字画画,听了她纺纱的声音,觉得聒耳可厌,后来我常常远游他乡,老来回忆,想听这种声音,已是不可再得。因此我前几年写过一首诗道:“山妻笑我负平生,世乱身衰重远行,年少厌闻难再得,葡萄阴下纺纱声。”我母亲纺纱织布,向来是一刻不闲。尤其使她为难的,是全家的生活重担,都由她双肩挑着,天天移东补西,调排用度,把这点微薄的收入,糊住十四张嘴,真够她累心累力的。三弟纯藻,也是为了糊住自己的嘴,多少还想挣些钱来,贴补家用,急于出外做工。他托了一位远房本家,名叫齐铁珊的,荐到一所道士观中,给他们煮饭打杂。齐铁珊是齐伯常的弟弟,我的好朋友齐公甫的叔叔,他那时正同几个朋友,在道士观内读书。我因为三弟的缘故,常到道士观去闲聊,和铁珊谈得很投机。我画神像功对,铁珊是知道的,每次见了我面,总是先问我:“最近又画了多少?画的是什么?”我做雕花活,他倒不十分关心,他好像专门关心我的画。有一次,他对我说:“萧芗陔快到我哥哥伯常家里来画像了,我看你何不拜他为师!画人像,总比画神像好一些。”我也素知这位萧芗陔的大名,只是没有会见过,听了铁珊这么一说,我倒动了心啦。不多几天,萧芗陔果然到了齐伯常家里来了,我画了一幅李铁拐像,送给他看,并托铁珊、公甫叔侄俩,代我去说,愿意拜他为师。居然一说就合,等他完工回去,我就到他家去,正式拜师。这位萧师傅,名叫传鑫,芗陔是他的号,住在朱亭花钿,离我们家有一百来里地,相当地远。他是纸扎匠出身,自己发奋用功,经书读得烂熟,也会作诗,画像是湘潭第一名手,又会画山水人物。他把拿手本领,都教给了我,我得他的益处不少。他又介绍他的朋友文少可与我相识,也是个画像名手,家住在小花石。这位文少可也很热心,他的得意手法,都端给我看,指点得很明白。我对于文少可,也很佩服,只是没有拜他为师。我认识了他们二位,画像这一项,就算初入门径了。那年冬天,我到赖家垅衙里去做雕花活。赖家垅离我们家,有四十多里地,路程不算近,晚上就住在主顾家里。赖家垅在佛祖岭的山脚下,那边住的人家,都是姓赖的。“衙里”是我们家乡的土话,就是“聚族而居”的意思。我每到晚上,照例要画画的,赖家的灯火,比我家里的松油柴火,光亮得多,我就着灯盏画了几幅花鸟,给赖家的人看见了,都说:“芝师傅不是光会画神像功对的,花鸟也画得生动得很。”于是就有人来请我给他女人画鞋头上的花样,预备画好了去绣的。又有人说:“我们请寿三爷画个帐檐,往往等了一年半载,还没曾画出来,何不把我们的竹布取回来,就请芝师傅画画呢?”我光知道我们杏子坞有个绅士,名叫马迪轩,号叫少开,他的连襟姓胡,人家都称他寿三爷,听说是竹冲韶塘的人,离赖家垅不过两里多地,他们所说的,大概就是此人。我听了他们的话,当时却并未在意。到了年底,雕花活没有做完,留着明年再做,我就辞别了赖家,回家过年。光绪十五年(己丑•一八八九)我二十七岁。过了年,我仍到赖家垅去做活。有一天,我正在雕花,赖家的人来叫我,说:“寿三爷来了,要见见你!”我想:这有什么事呢?但又不能不去。见了寿三爷,我照家乡规矩,叫了他一声“三相公”。寿三爷倒也挺客气,对我说:“我是常到你们杏子坞去的,你的邻居马家,是我的亲戚,常说起你,人很聪明,又能用功。只因你常在外边做活,从没有见到过,今天在这里遇上了,我也看到你的画了,很可以造就!”又问我:“家里有什么人?读过书没有?”还问我:“愿不愿再读读书,学学画?”我一一地回答,最后说:“读书学画,我是很愿意,只是家里穷,书也读不起,画也学不起。”寿三爷说:“那怕什么?你要有志气。可以一面读书学画,一面靠卖画养家,也能对付得过去。你如愿意的话,等这里的活做完了,就到我家来谈谈!”我看他对我很诚恳,也就答应了。这位寿三爷,名叫胡自倬,号叫沁园,又号汉槎。性情很慷慨,喜欢交朋友。收藏了不少名人字画,他自己能写汉隶,会画工笔花鸟草虫,作诗也作得很清丽。他家附近,有个藕花池,他的书房就取名为“藕花吟馆”,时常邀集朋友,在内举行诗会,人家把他比作孔北海,说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他们韶塘胡姓,原是有名的财主,但是寿三爷这一房,因为他提倡风雅,素广交游,景况并不太富裕,可见他的人品,确是很高的。我在赖家垅完工之后,回家说了情形,就到韶塘胡家。那天正是他们诗会的日子,到的人很多。寿三爷听说我到了,很高兴,当天就留我同诗会的朋友们一起吃午饭,并介绍我见了他家延聘的教读老夫子。这位老夫子,名叫陈作埙,号叫少蕃,是上田冲的人,学问很好,湘潭的名士。吃饭的时候,寿三爷又问我:“你如愿意读书的话,就拜陈老夫子的门吧!不过你父母知道不知道?”我说:“父母倒也愿意叫我听三相公的话,就是穷……”话还没说完,寿三爷拦住了我,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就卖画养家!你的画,可以卖出钱来,别担忧!”我说:“只怕我岁数大了,来不及。”寿三爷又说:“你是读过《三字经》的!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你今年二十七岁,何不学学苏老泉呢?”陈老夫子也接着说:“你如果愿意读书,我不收你的学俸钱。”同席的人都说:“读书拜陈老夫子,学画拜寿三爷,拜了这两位老师,还怕不能成名!”我说:“三相公栽培我的厚意,我是感激不尽。”寿三爷说:“别三相公了!以后就叫我老师吧!”当下就决定了。吃过了午饭,按照老规矩,先拜了孔夫子,我就拜了胡、陈二位,做我的老师。我拜师之后,就在胡家住下,两位老师商量了一下,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单名叫做“璜”,又取了一个号,叫做“濒生”,因为我住家与白石铺相近,又取了个别号,叫做“白石山人”,预备题画所用。少蕃师对我说:“你来读书,不比小孩子上蒙馆了。也不是考秀才赶科举的,画画总要会题诗才好,你就去读《唐诗三百首》吧!这部书,雅俗共赏,从浅的说,入门很容易,从深的说,也可以钻研下去,俗语常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诗的一道,本是易学难工,你能专心用功,一定很有成就。常言道,有志者,事竟成。又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天下事的难不难,就看你有心没心了!”从那天起,我就读《唐诗三百首》了。我小时候读过《千家诗》,几乎全部都能背出来,读了《唐诗三百首》,上口就好像见到了老朋友,读得很有味。只是我识字不多,有很多生字,不容易记熟,我想起一个笨法子,用同音的字,注在书页下端的后面,温习的时候,一看就认得了。这种法子,我们家乡叫做“白眼字”,初上学的人,常有这么用的。过了两个来月,少蕃师问我:“读熟几首了?”我说:“差不多都读熟了。”他有些不信,随意抽问了几首,我都一字不遗地背了出来。他说:“你的天分,真了不起!”实在说来,是他的教法好,讲了读,读了背,背了写,循序而进,所以读熟一首,就明白一首的意思,这样既不会忘掉,又懂得好处在哪里。《唐诗三百首》读完之后,接着读了《孟子》。少蕃师又叫我在闲暇时,看看《聊斋志异》一类的小说,还时常给我讲讲唐宋八家的古文。我觉得这样的读书,真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了。我跟陈少蕃老师读书的同时,又跟胡沁园老师学画,学的是工笔花鸟草虫。沁园师常对我说:“石要瘦,树要曲,鸟要活,手要熟。立意、布局、用笔、设色,式式要有法度,处处要合规矩,才能画成一幅好画。”他把珍藏的古今名人字画,叫我仔细观摹。又介绍了一位谭荔生,叫我跟他学画山水。这位谭先生,单名一个“溥”字,别号瓮塘居士,是他的朋友。我常常画了画,拿给沁园师看,他都给我题上了诗。他还对我说:“你学学作诗吧!光会画,不会作诗,总是美中不足。”那时正是三月天气,藕花吟馆前面,牡丹盛开。沁园师约集诗会同人,赏花赋诗,他也叫我加入。我放大了胆子,作了一首七绝,交了上去,恐怕作得太不像样,给人笑话,心里有些跳动。沁园师看了,却面带笑容,点着头说:“作得还不错!有寄托。”说着,又念道:“‘莫羡牡丹称富贵,却输梨橘有余甘。’这两句不但意思好,十三谭的甘字韵,也押得很稳。”说得很多诗友都围拢上来,大家看了,都说:“濒生是有聪明笔路的,别看他根基差,却有性灵。诗有别才,一点儿不错!”这一炮,居然放响,是我料想不到的。从此,我摸索得了作诗的诀窍,常常作了,向两位老师请教。当时常在一起的,除了姓胡的几个人,其余都是胡家的亲戚,一共有十几个人,只有我一人,不是胡家的亲故,他们倒都跟我处得很好。他们大部分是财主人家的子弟,最不济的也是小康之家,比我的家景,总要强上十倍,他们并不嫌我出身寒微,一点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后来都成了我的好朋友。那年七月十一日,春君生了个男孩,这是我们的长子,取名良元,号叫伯邦,又号子贞。我在胡家,读书学画,有吃有住,心境安适得很,眼界也广阔多了,只是想起了家里的光景绝不能像在胡家认识的一般朋友的胸无牵挂。干雕花手艺,本是很费事的,每一件总得雕上好多日子,把身子困住了,别的事就不能再做。画画却不一定有什么限制,可以自由自在地,有闲暇就画,没闲暇就罢,画起来,也比雕花省事得多,就觉得沁园师所说的“卖画养家”这句话,确实是既方便,又实惠。那时照相还没盛行,画像这一行手艺,生意是很好的。画像,我们家乡叫做描容,是描画人的容貌的意思。有钱的人,在生前总要画几幅小照玩玩,死了也要画一幅遗容,留作纪念。我从萧芗陔师傅和文少可那里,学会了这行手艺,还没有给别人画过,听说画像的收入,比画别的高得多,就想开始干这一行了。沁园师知道我这个意思,到处给我吹嘘,韶塘附近一带的人,都来请我去画。一开始,生意就很不错,每画一个像,他们送我二两银子,价码不算太少。但是有些爱贪小便宜的人,往往在画像之外,叫我给他们女眷画些帐檐、袖套、鞋样之类,甚至叫我画幅中堂,画堂屏条,算是白饶。好在这些东西,我随便画上几笔,倒也并不十分费事。我们湘潭风俗,新丧之家,妇女们穿的孝衣,都把袖头翻起,画上些花样,算做装饰。这种零碎玩艺儿,更是画遗容时必须附带着画的,我也总是照办了。后来我又琢磨出一种精细画法,能够在画像的纱衣里面,透现出袍褂上的团龙花纹,人家都说,这是我的一项绝技。人家叫我画细的,送我四两银子,从此就作为定例。我觉得画像挣的钱,比雕花多,而且还省事,因此,我就扔掉了斧锯钻凿一类家伙,改了行,专做画匠了。……

作者简介

《留得年年纸上香:齐白石的今生今世》简介:20世纪的中国,杰出的艺术大师层出不穷,而备受陈师曾、徐悲鸿、林风眠等人推崇的大画家,似乎只有齐白石一人。齐白石堪称中国美术史上的异数,从没有一位画家如同他这般,能将中国画的精神与时代精神统一得完美无瑕。他将传统文人画的美感情趣转向移位,开辟了一个平民化、世俗化的绘画天地,注入了生机活泼的世俗人情。
《留得年年纸上香:齐白石的今生今世》第一部分是齐白石老人的口述生平,记录其生于清末、游历于民国、经历种种战乱的人生苦旅,语言质朴,情真意切,鼓舞人心;第二部分为白石老人的日记,包括《寄园日记》、《中年漫游日记》等,日记不仅真实地反映了齐白石近四十年颠沛流离的生活状态和时代背景,更明确地展现了其摸索独特画法和艺术风格的艰辛过程。
《留得年年纸上香:齐白石的今生今世》不雕琢,不掩饰,字如其画,画如其人。编者精心选入180多幅白石画作,使得图文相映,更增生气。

媒体关注与评论

丹青意造本无法。——毛泽东白石老人是国家的人瑞。——周恩来他不相信艺术是士大夫的专利,他使士大夫从此不敢轻视工人,而包办艺术……许多人荣达以后便不认微时的处境,这种忘本的事,是他平日所痛恨的。他无力改造这种士大夫的恶习,但却为平日被士大夫所鄙视的工人复了仇。——钱歌川《记齐白石》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毕加素我把齐白石列为20世纪在中国画方面最有影响的画家之首。在20世纪,没有任何画家的影响能超过齐白石。而且,自明末清初的石涛、八大山人等画家之后。在传统基础上变化,成就最高、面貌最新、影响最大的画家也当首推齐白石,至今无人能和他相比。——陈传席我们从贝多芬身上认识了德国,从雨果身上了解了法国,而中国让世界记住的仅仅只是长城和秦俑。艺术可以反映一个民族的精神和力量,我们还需要寻找更多类似齐白石那样有代表性的符号。——余秋雨

书籍目录

白石自述  出生时的家庭状况  一八六三年  从识字到上学  一八六四年—一八七○年  从砍柴牧牛到学做木匠  一八七一年—一八七七年  从雕花匠到画匠  一八七八年—一八八九年  诗画篆刻渐渐成名  一八九○年—一九○一年  五出五归  一九○二年—一九一六年  定居北京  一九一七年—一九三六年  避世时期  一九三七年—一九四八年白石日记  寄园日记  己未(一九一九年)日记  庚申(一九二○年)日记  辛酉(一九二一年)日记  壬戌(一九二二年)日记  癸亥(一九二三年)日记  甲子(一九二四年)日记  乙丑(一九二五年)日记  丙寅(一九二六年)日记  辛未(一九三一年)记事书  癸酉(一九三三年)日记  乙亥(一九三五年)日记  丙子(一九三六年)日记  丙子(一九三六年)纪事  乙酉(一九四五年)日记

内容概要

齐白石(1864-1957年):汉族,湖南湘潭人,二十世纪十大画家之一,世界文化名人。是我国二十世纪著名画家和书法篆刻家。曾任北京国立艺专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北京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曾被授予“中国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荣获世界和平理事会1955年度国际和平金奖。代表作品有《花卉草虫十二开册页》,《白石草衣金石刻画》等。2011年五月二十二日,他的最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被拍出4.255亿元人民币的天价。

编辑推荐

《留得年年纸上香:齐白石的今生今世》:听史上最牛“北漂”齐白石讲自己的事儿;揭秘艺术大师多福多寿多子多孙的传奇一生;获取天才心灵的滋养,在逆境中打造成功人生;二十世纪中国绘画第一人,了不起的东方艺术家;他的作品让毕加索自卑,成为后者不断临摹的范本;因为他的存在,毕加索终生不敢来中国;2009年画作拍卖成交额超越梵高、塞尚,位居全球第三。

图书封面


 留得年年纸上香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读完这本书,第一感觉就是白石老人不仅仅是一个名画家,更像是半个仙人,草根出生,误打误撞拜师学习了绘画,在以后各种误打误撞中成就一代名家,在他那么长的岁月里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老人的自述就像潺潺流水一样简单平静,他的人生不仅充满了各种艰辛,更获得了无数幸运,,所以他的一生更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书中收录了白石老人非常多的字画和刻印,,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     齐白石生于1863年四岁:身体渐好 开始识字八岁:蒙馆上学,私下开始画画,因家里人手不够,读书不到一年三年间边放牛砍柴边自己对付着看完《论语》十二岁:娶童养媳十五岁:学粗木作十六岁:转学小器作十九岁:学满,圆房二十五岁之前:雕花活,做些烟盒子二十七岁:拜师读书学画三十二岁之前:卖画为生三十二岁:学裱画、成立龙山诗社任社长三十四岁:学馆阁体、钟鼎篆隶,学刻印章三十五岁:画人像三十七岁:拜王湘绮为师四十至五十五岁:出门游历,五出五归五十五岁:独自动身北上六十岁:画作参展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得善价六十一岁:开始记日记,取名《三百石印斋纪事》六十五岁:北京国立艺专教中国画故于1957年------------------------------------------------------------认字要记住,还要懂得这个字的意义,用起来会用得恰当,这才算识得这个字。假使贪多务博,识了转身就忘,意义不不明白,这是骗骗自己,跟没有识一样,怎能算识字呢?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讲了读、读了背、背了写,循序渐进。立意、布局、用笔、设色,式式要有法度,处处要合规矩,才能画好一幅好画。不论绫裱还是纸裱,关键全在托纸,托得匀整平贴,挂起来,才不会有卷边抽缩,、弯腰驼背等毛病。我刻印,同写字一样。写字,下笔不重描,刻印,一刀下去,决不回刀。-----------------------------------------------------------------------书中自己比较喜欢的画作:凄迷灯火更宜秋 1951年 136.5×33.5CM芭蕉叶卷抱秋花 1951年 101×36.5CM佳人常在口头香 1945年 34×41.5CM虾 1955年 101×34CM 款题:九十五岁白石滕王高阁图 1952年 137×34.5CM 款题: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红梅 1955年 135×57CM冬 1956年 118.5×29CM 款题:九十六岁白石老人荷塘博弈图 1953年 56.5×35CM 款题:九十三岁白石西施浣纱 1893年 90×33CM 款题:作于沁园精舍 齐璜制梅花天竹白头翁 1893年 91×40CM 款题:悠然锦鸳鸯 浮沉浴大江 不如枝上鸟 头白也成双 夫子大人之命 光绪十九年夏四月受业 齐璜龙山七子图 1894年 179×96CM 绿杉野屋 1897年 134×32CM梅鹊水仙 1910年 147×39.5CM借山吟馆图 1932年 128×62CM 款题:借山吟馆图 门前凫鸭与人间旧句也 只此句足见借山之清寂 白石芦雁 1910年 173×48CM梅花喜鹊 1910年 173×48CM兰石白兔 1910年 147×39.5CM菊花八哥 1910年 147×39.5CM抱琴仕女 1916年 130.5×43.4CM 款题:儿女呢呢素手轻 文君能事只知名 寄萍门下无双别 犹忆京师落雁声 杏子坞民齐璜抱剑仕女 1901年 112×42.5CM 款题:万丈尘沙日色薄 五里停车雪又作 慈母寄缝身上衣 未到长安不堪着 齐璜花卉蟋蟀 1906年24×24CM 款题:沁园师母命门喜鹊梅花 1910年 90×46.5CM 万梅香雪 1902年 140×36.4CM 款题:偶骑蛱蝶御风还 初雪轻寒半掩门 绕屋横斜万梅树 却从清梦悔尘寰 安得蒲团便是家 冻梨无色鬓霜华 坠身香雪春如海 天女无须更散花 自题万梅家梦图二绝句春风无处不飞花 1923年 31×125CM 款题:著根非天即石壁不同占地汉家藤 癸亥冬白石并句秋声 1920年代末 133×133CM石榴 1922年 162.5×42.7CM 款题:余尝见南楼老人画此无脂粉气 惜枝叶过于太真无青藤 雪个之名贵 三百石印富翁图 时庚申 冬还家省亲 阿芝老矣山居图 1930年代 103×38CM 款题:子琴先生雅属 齐璜制夏 1920年 137×33CM 款题:八砚楼主者水仙花 1919年 27×17.2CM 款题:画水仙花难得神色冷淡 朽公谓何如也 弟璜同居燕京梅花图 1919年 70×37CM墨葡萄 1940年代 18×50C吗杏花 1922年 175.7×47.1CM 款题:东邻屋角红旗风 五十离尽六十逢 欢醉太平无再梦 门前辜负杏花红 齐白石制并题菊花螃蟹 1924年 96.5×46.2CM 万松山居图 1924年 140×34.5CM几树寒梅带雪红 1951年 107×38CM

精彩短评 (总计18条)

  •     瞧起来蛮好的
  •     图文都挺好
  •     印刷效果很好,图片印刷也不错,支持
  •     帮老爹买的,老爹很喜欢
  •     齐白石的自传,很平实,真性情,配图也不错。
  •     刚收到货,喜欢白石老人的值得一买,里面有很多图片,是白石老人的亲笔之作,对我们了解这位艺术大师很有帮助,这本书确实不错。
  •     本书和白石老人自述同时下单,买回来后发现各有所长:本书为简装本,但胜在字体大,间距宽,且把书、画、篆刻等作品180多幅分开排在文字内,图文并貌,且画作上的题款另外打印在画作边上,看来饶有生趣。内容很丰富,文字很朴实。除了白石自述外,还附有白石老人的日记和杂作;而白石老人自述一书是精装本,把文字和画作分开排列,多了和几帧照片和木雕作品,两书相较,更喜欢前者。白石老人关于画的感受也很有深意“夫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官禄,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之所长,而肖之,能不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观天地之造化,来腕底之鬼神,对人言无羞愧。”
  •     成大事者必有大毅力
  •     书不错,推荐,有兴趣的可以买了看看
  •     一般,没有特别的感觉。
  •     齐白石老人一生漫长, 历经改朝换代亲人离散先亡, 本书文字却淡然如水. 也许正是看似看淡一切的态度, 专注於一件事, 才能成就一代大师.
  •     字体适中,里面有彩图。自我感觉山东画报出版社的那版更好。印刷更好
  •     穷半晌之时间,读白石山人传;言若清流娓娓来,句从自然无雕痕。有一说一是为真,诗书画外附名篆。
  •     受益非浅,非常好!!!!
  •     体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     齐白石的今生今世,体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
  •     这本书很好,非常满意,到家就先看了几章,对熟悉齐白石的生平有很大帮助,中间还有一些老先生的佳作供赏析
  •     齐白石自述娓娓道来,齐白石日记亲切感人。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