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艺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文学理论 > 小说的艺术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08
ISBN:9787532735167
作者:[捷克] 米兰·昆德拉
页数:207页

章节摘录

一九三五年,埃德蒙·胡塞尔在去世前三年,相继在维也纳和布拉格作了关于欧洲人性危机的著名演讲。对他来说,形容词“欧洲的”用来指超越于地理意义之上(比如美洲)的欧洲精神的同一性,这种精神同一性是随着古希腊哲学而产生的。在胡塞尔看来,古希腊哲学在历史上首次把世界(作为整体的世界)看作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古希腊哲学探询世界问题,并非为了满足某种实际需要,而是因为“受到了认知激情的驱使”。胡塞尔谈到的危机在他看来是非常深刻的,他甚至自问欧洲是否能在这一危机之后继续存在。危机的根源在他看来处于现代的初期,在伽利略和笛卡尔那里。当时,欧洲的科学将世界缩减成科技与数学探索的一个简单对象,具有单边性,将具体的生活世界,即胡塞尔所称的die Lebenswelt,排除在视线之外了。

作者简介

我并不擅长理论。以下思考是作为实践者而进行的。每位小说家的作品都隐含着作者对小说历史的理解,以及作者关于“小说究竟是什么”的想法。在此,我陈述了我小说中固有的、我自己关于小说的想法。
小说家一旦扮演公众人物的角色,就使他的作品处于危险的境地,因为它可能被视为他的行为、他的宣言、他采取的立场的附庸。

媒体关注与评论

为什么上帝看到思考的人会笑?那是因为人在思考,却又抓不住真理。    ——米兰·昆德拉

书籍目录

第一部分 受到诋毁的塞万提斯遗产
第二部分 关于小说艺术的谈话
第三部分 受《梦游者》启发而作的札记
第四部分 关于小说结构艺术的谈话
第五部分 那后边的某个地方
第六部分 六十七个词
第七部分 耶路撒冷演讲:小说与欧洲

内容概要

米兰·昆德拉(1929- )小说家,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布尔诺;自1975年起,在法国定居。
长篇小说《玩笑》、《生活在别处》、《告别圆舞曲》、《笑忘录》、《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和《不朽》,以及短篇小说集《好笑的爱》、原作以捷克文写成。
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慢》、《身份》和《无知》、还有随笔集《小说的艺术》和《被背叛的遗嘱》,原作以法文写成。
《雅克和他的主人》,系作者戏剧代表作。

编辑推荐

《小说的艺术》:米兰·昆德拉作品系列。

图书封面


 小说的艺术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36条)

  •     相对于昆德拉的小说,我倒更乐意看他的这部小说评论集,因为它端庄且不失洒脱的风格使我从中受益不浅。如果说看不懂昆德拉的文字,那绝对不是因为昆德拉遣词造句有多少复杂,而只不过是他要透露的那个信息确实深邃了些,我想说的是,相对于卡夫卡取重于“剧情”的设计,或者康拉德偏爱于语言的调弄,昆德拉的文风不论从情节抑或措词上来说,都显得更为直白。但是,直白的风格并不意味着个中含义的简单直白,昆德拉的文字从来不会令那些喜欢观察和思考生活的读者失望,因为隐藏在它们背后的是昆德拉对生活和人生勇敢探索的丰硕成果。我无意于复述昆德拉在此书中的表达的意思,重复无异于剽窃,我只是想更进一步的思考一些相关的问题,或者思考一些昆德拉在此书中没有涉及的问题。评论性文字在小说中的插入无疑是昆德拉小说的一大特征,而这些评论性文字使人感到哲学的思考和文学式的思考在昆德拉的小说中相辅而生,而在传统小说中,小说则是纯文学的思考和表达。为此,昆德拉在布洛赫的小说中为他的这个结合哲学表达和文学表达的尝试找到了先例,或者说支持者。在布洛赫的《梦游者》中,随笔、诗歌、评论都被结合到了小说中,昆德拉认为布洛赫的这种结合还不是那么完美,言下之意即是昆德拉希望在这种结合上达到成熟。这样的结合容易使人产生文学和哲学交融的错觉。但,到目前为止,小说只不过是加入了哲学式思考和哲学式表达的元素,并且降低了故事因素在小说中的地位,而小说讲的依然是现实中的具体故事,表达的依然是人物情境中的心理情感。小说是什么,不是简单的一个定义所能表达清楚的,小说是由那些传统的小说元素和作家通过创造不断加入的新元素组成的。对于文学和哲学是否有融合趋势之类问题的回答,答案并不重要,毕竟两者都是一种思考和反思,只不过是不同的形式而已,都是对人生和存在的积极勇敢的探索,因此,在它们之间划出一条明确的界线并无多大意义。我无意写一篇多么高质量的书评,因为昆德拉的这本书我也才刚看了一遍,尚未细加揣摩。前几日,我也看了一本残雪的小说评论集,我想简单的比较下残雪和昆德拉。且不论残雪小说水平如何,仅从她文字中透露出来的一股傲气就足以使人反感。傲气有两种,一是有理由的傲气,二是无理由的傲气。残雪觉得她的傲气是有理由的,因为,她觉得绝大多数人都达不到理解残雪小说,也就是现代小说的水平,因此,她的傲气是像封建时代未见过城里世面的乡绅蔑视自己周围的乡下人那般理直气壮,因为她自诩是个负着培养出中国的现代小说欣赏者使命的使者。但我觉得,残雪实在不是她潜意识里想要自诩为的鲁迅,因为,读者并不都如他所要批判的那些中国的传统作家般不理解现代小说,昆德拉、卡夫卡、甚至康拉德等等现代小说家的书都大量翻译进来了,这些外国作家和他们的小说以及对小说的评论就相当于担负起了培养现代小说欣赏者的使命,她怎么就不在定位自己的角色之前称一下自己在世界现代小说家中的重量,却要拿自己那些不成熟却又以为天下无二的不深刻不独到不切身的评论来浪费读者们欣赏真正好的评论和见解的时间。自己的见解不成熟倒也罢了,毕竟读者们看了还能得一些的益处,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她由于荷尔蒙分泌过多而产生的名不符实的自大与骄傲。在鲁迅的文字中能体会到一种爱之深、责之切的心情,而在残雪的文字中却只能体会到因宽于律己而虚假自大,却又对我等读者和中国作家责之深切的感情。应该说残雪的这种心态是颇难服众的,或许在讨厌残雪的读者里边这是很大的一个促使原因。我相信残雪的用意总体上是好的,即是希望在中国推广现代小说样式,只是其心态未必完全成熟。也许是残雪充满激情的性格使其文字如此盛气凌人,但我想对她说,盛气凌人已无道理,更何况其盛气凌人背后似乎也没足够的实力支撑,虽然她自以为是有的。 ** //// * * 残雪的傲慢实则毫无道理,更何况任何一种傲慢都是不应该的。残雪的那种虚假的自我陶醉,在较多的了解了卡夫卡、普鲁斯特等人小说的读者看来,简直就是夜郎自大、自作英雄状的跳梁小丑。残雪以为我们读不懂普鲁斯特,读不懂乔伊斯,因此,“语重心长”、理直气壮的向我们喊一些现代小说的口号,如意识流、心灵、潜意识、人性之类。殊不知这些简单的表演即使在我们这些读者面前也是显得那么的劣质,更何谈在卡夫卡等人眼中。当然,卡夫卡是不会去取笑残雪之流的,卡夫卡只会在沙龙上朗读自己的文字时发笑,只会陶醉在自己的探索和思考中,而不会希于像残雪这般起劲的向人兜售事实上并不多么好的物品。当然,作家也并不都向卡夫卡这般“内向”,比方鲁迅,他那些精彩的文字就是“外向”的。可是,鲁迅所向我们“兜售”的和残雪的兜售是截然不同的。鲁迅向我们展示的是他自己富有创造性的探索成果,而残雪展露的却只是二十世纪前期的作家们早已探索出的成果,这是一种剽窃。我心中的期望的残雪大可如昆德拉这样脚踏实地的去讲他在小说世界中的新发现,而非一个作不切实际谈论的救世主形象。如何衡量残雪和昆德拉这两本书的价值,很简单,只要看我们到底能从两者中受益多少,在残雪的文字中,我们不过是掌握了一些简单的且早已有过的概念,而在昆德拉的文字中,我们则能够切身的体会到昆德拉对小说的新的个人理解。在残雪的激情背后我只能感受到苍白和空洞,而在昆德拉的直白平实背后我却能感受到观察的细致和生动,也许,富有激情是残雪性格的特征,但小说和对小说的深入细致理解绝不会只是激情的产物。残雪的批评绝对是儿科式的简单和不负责任,而昆德拉那种直白的话语看似简单,实则是成熟的小说观的生动表达。就如,本文短短的第二段更近于昆德拉,却让我写了很久,而本文更近于残雪的第三段虽较长,且看似也讲了些道理,却不过是我信手写来,因为它更大程度上是口号似的文字。前天,在书店读了王安忆的一本谈创作方面的小书,第一次注意到这本书是在几个礼拜之前,那次就觉得或许这类书能使我从中受点益处,看了其中一节果不其然。小说的写作最基本的要求是要对生活有丰富的发现(洞察和体悟),大多数人只有通过阅历的增加才能实现这点,像一般的大学生或者进入社会不久的青年就很难写出真正意义上的小说来。对于写作小说而言,驾驭语言的能力和批评思想的加入,那都是更次要的要求,因为只有对生活首先有了个人化的洞察,才谈得上对这些洞察和体悟的批评式升华,也就是说,有了对生活的个人化体悟,对这些体悟的反思和批评才能有用武之地,(而对生活的体悟永远是小说之所以为小说的最基本元素,只是到了现代,多数小说家更愿意对这些体悟做更高的批评式反思,其结果就是小说中被加入了更多的批评意识),才谈得上用熟练的语言运用能力把这些体悟和批评表达出来,也就是说,有了真正要表达的体悟和批评,出神入化的语言驾驭能力才能有用武之地。我看的那节是王安忆对一篇名为《城市生活》的中篇小说的解读。通过王安忆的解读,我发现这篇小说的作者首先是有了对生活的感悟才能架构出故事的框架,才能在此基础上始终掌握排篇布局,从而保证将他对生活的这些发现精确地表达出来。在高中的时候,我看过很多期《小说月报》,却总是不能明白作者所要表达的,现在我发现,这是因为我对生活缺少发现,缺少敏锐而勇敢的探索。《城市生活》的作者发现了生活中的人物被物欲的扭曲,以及种种可笑之处,而要发现这些扭曲和可笑的前提就是要对生活有所发现。如果一个人对生活没有发现,那么,他就看不懂这篇小说,更不要说是卡夫卡的小说了,因为卡夫卡的小说中有对生活更加隐蔽和微妙一面的发现。其实,《城市生活》的作者已经发现了现代人(小说主人公是从文革走向现代生活的,所以小说是从一个运动的纵向维度上来揭示人在走向现代生活中心灵发生的微妙变化的)身上的种种变形,只是并没有达到非常高的高度。从这里我也能反驳残雪的小说观,因为不能说中国作家不懂现代小说,只要是发现了现代生活的隐蔽面孔的小说都是现代小说,不过确如残雪所说,对国外现代小说的形式和写作方法,中国作家是用得少了些,但只要中国作家能找到足以表达出他们对现代生活的隐蔽面的发现的创作形式和方法,那么,中国小说依然有可能出好的作家和作品,就像哥伦比亚这篇美洲大地上横空出世的马尔克斯和《百年孤独》一样。当然,对于中国作家来说,积极地吸取外国现代作家的经验总比闭门造车来的更好。(待续)
  •     小說是甚麼?藝術性何在?當我們反覆去評論一部小說之時,是否理解當中的意義,會否在思考的當兒,引發上帝的譏笑?會否,我們越評論越思考,越離真理越遠?有時覺得作為讀者,執意代表作者說話,會否乖離作者本意呢?有句話反覆在腦海中思索,“不要相信那些博學者,他們的言論將使鳥獸的毛凋零”,我們相信身分,但其言是否就是準繩、代表一切呢?書中將小說的節奏與音樂相提並論,值得深思的藝術表達。
  •     1.两位哲学家指出了这一时代的双重性:既堕落,又进步,而且跟所有人性的东西一样,在它的产生之际就蕴涵了其终结的种子。2.发现惟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乃是小说惟一存在的理由。一部小说,若不发现一点在它当时还未知的存在,那它就是一部不道德的小说。知识是小说惟一的道德。3.简化的蛀虫一直以来就在啃噬着人类生活:即使最伟大的爱情最后也会被简化为一个由淡淡的回忆组成的骨架。4.人的生活被简化为他的社会职责;一个民族的历史被简化为几个事件,而这几个事件又被简化为具有明显倾向性的阐释;社会生活被简化为政治斗争,而政治斗争被简化为地球上仅有的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对立。人类处于一个真正简化的漩涡之中。5.一个没有诗人的欧洲是不可想象的。可既然人失去了对诗的需要,他还能察觉到诗的消失吗?终结并非一个世界末日的爆炸。也许再也没有比终结更平和的了。6.回去之后,男人对自己说,他之所以没有谈爱情是因为他死去的情妇,他无法背叛对她的追忆。但我们清楚知道:这并非真正的理由,他找它出来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安慰自己?是的。因为失去爱情总得有个理由。如果毫无理由地失去,那是无法原谅自己的。7.将小说分为若干部分,将各个部分分成若干章节,再将各个章节分成若干段落,换言之,我希望小说的环节非常清晰。8.连续的叙述:各个章节之间有一种因果关系。梦幻式叙述:断裂的叙述:各个章节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复调叙述:每一部分都有它自己视野(从另一个想象的自我的视角来叙述),每一部分又都有它自己的长度。9.大男子主义者(与蔑视女性者):大男子主义者崇拜女性并希望能统治他所崇拜的。他歌颂被统治的女人原始的女性特征(她的母性,她的繁殖能力,她的脆弱,她的恋家,她的多愁善感,等等),其实是在歌颂他自身的雄性。相反,蔑视女性者害怕女性,他躲避那些过于女人的女人。大男子主义者的理想:家庭。蔑视女性者的理想:单身,有许多情妇;或者跟一个所爱的女人结婚而没有孩子。10.蔑视艺术的人:缺乏艺术细胞并不可怕。一个人完全可以不读普图特斯,不听舒伯特,而生活得很平和。但一个蔑视艺术的人不可能平和地生活。他因有一种超越于他的东西存在而感到受辱,于是他恨这种东西。11.命运:有那么一刻,我们生活的形象开始跟生活本身分开,变成独立的,而且渐渐开始主宰我们。12.不存在能修正我这个人形象的任何手段,因为我的形象是存放在人类命运的一个最高法院之中的;我明白这一形象(尽管它与现实如何不符)要比我本人真实得多;我明白这一形象根本不是我的影子,而我才是我形象的影子;我明白根本不可能指责这一形象跟我不相似,而我本人才是这种不相似的罪魁祸首......13.缺乏经验:我把缺乏经验看作是人类生存处境的性质之一。人生下来就这么一次,人永远无法带着前世生活的经验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人走出儿童时代时,不知青年时代是什么样子,结婚时不知结了婚是什么样子,甚至步入老年时,也不知道往哪里走:老人是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的大地是缺乏经验的世界。14.抒情的:两种追逐女性者:抒情的追逐女性者(他们在每个女人身上寻找他们自己的理想)以及史诗的追逐女性者(他们在女人身上寻找女性世界的多样性)。抒情是坦诚相见的主观性的表达;史诗源自意欲把握世界的客观性的激情。15.一个希望自己生活有意义的人会放弃没有原因与目标的每一个行为。所有传记都是这么写出来的。生活好像是一系列原因、结果、失败与成功的明亮轨迹,而人,用急迫的眼光紧紧盯着他行为的因果之链,更加快了他的疯狂之旅,奔向死亡。16.诗性并非在行动之中,而在行动停止之处;在因与果之间的桥梁被打断之处,在思想于一种温柔、闲适的自由中漫游之处。17.愚蠢面对科学、进步、技术、现代性并不遁去,相反,它水涨船高地随着进步一起进步!

精彩短评 (总计70条)

  •     有些语句很深刻,值得细读。
  •     本书是关于当代西方小说技法的,昆德拉主要以自己和同时代的一些作家的创作进行了归纳和讨论。 看了一下评论,有人以为昆德拉小说出色,而本书内容浅易,也有人认为他的作品粗糙,但对于小说创作的见解很高(好像对于王小波也有过类似的讨论,到底是他的杂文水平高还是小说水平高)。其中高下,见仁见智。个人以为,一个人很难同时是出色的作者,又是优秀的理论家。对于水平的判断,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阅读经验,都有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评判标准。作为一种对于小说艺术(更多的是针对西方当代小说)的讨论,这本书不无它的价值,值得一读。
  •     写的东西是好,不过他自己写小说技术糙了点,评论却着实不错。可惜西方学者不懂留白的艺术,很多东西都说到了,但是讲得太多。过犹不及。另外,这一系列的书行间距也忒大了点……
  •     谈卡夫卡的部分非常好
  •     昆大师
  •     喜欢他的阐释 还喜欢提供给了我一个可能的线索 谢谢介绍布洛赫
  •     喜欢这本书里关于卡夫卡与《没有个性的人》的议论。1.阅读与开始阅读穆齐尔都是需要勇气与精力的。2.拉斯科利尼科夫是为了深埋在自己内心的负罪选择接受惩罚:有过错就一定有惩罚。卡夫卡则是完全相反的荒诞逻辑,为了寻求内在的安宁,被控告要为所受到的惩罚所辩护:有惩罚就一定有过错。
  •     小说的理论很厉害 大师
  •     重新回到图六简直泪奔,仿佛一秒回到了也在这里读被背叛的遗嘱的时候。昆德拉的很多小说观点都是反复重申的,对中欧三大家的推崇,对抒情和媚俗的警醒,音乐和小说的类比等等。
  •     匆匆看完 小说能说的太多了
  •     受启发的书。感觉唐诺《尽头》里的部分写法应该有借鉴过这本,一些思考也很像是其中延伸。有趣的是就像他那样老是谈起昆德拉,昆德拉也老是谈起卡夫卡。
  •     从存在主义的角度理解小说的意义,对卡夫卡的评论有启发。但我之前从哪里听到过这些观点呢?
  •     发人深思
  •     主要是老头子自己对小说的一些见解,可以看出他比较偏爱塞万提斯、卡夫卡、拉伯雷、福楼拜。看这本书之前,最好去读一读《生活在别处》和《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两本都是佳作,个人很喜欢),否则的话,很难理解老头子的想法。
  •     存在与诗性
  •     敏锐的一流作家,看完好想去捷克,好想看卡夫卡的书> <
  •     你最近一次读小说是什么时候呢?[浮云]作者说小说已死,是时候重温真正的小说,把书里提到的经典全部读一遍了!☕️
  •     喜欢
  •     昆德拉式的小说美学! 一个实践者的经验 很不错
  •     或许应该找机会重读
  •     讲卡夫卡那里不错
  •     拆开塑封发现封面居然夹着一个页数被用作书签!另外腰封也有破损。本来以为只要有塑封就是新书,现在发现想错了。
  •     可以买,这本书的质量还行,纸质比较光滑,厚度还行,但是没有那么好。
  •     智慧的火花溅到了脑门,畅快淋漓。
  •     对存在的遗忘症的药方。以后我一定可以看完这本书。
  •     经典的大师作品,值得一读!
  •     不错的书呢,推荐给大家~
  •     我觉得这本比较流畅吧 生命之轻我真是断断续续才读完
  •     并不是系统的文学理论,想系统地学习文学理论的可以跳过。但是对于想写小说或者想了解“前沿”小说有很大的帮助。
  •     对于自己的体系有些过于自信,但文学良心还是值得钦佩的。
  •     昆德拉一直强调的一点是:小说存在的意义就是发现唯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比如:人存在的可能性,人性中微妙的矛盾。小说并非诞生于理论精神,而是诞生于幽默精神。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小说就是上帝笑声的回声。揣着这些观念,读其他小说会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     里面大概是昆德拉的小说史,小说观
  •     读时觉得很多观点很牛逼,合上书全然忘记。所谓消遣就是这个意思吧。另外就是太单薄了,几个谈话而已,撑不起小说的艺术这么一个宏大的主题吧
  •     一如既往地谈及对极权政治的讨论。但文学批评的部分足够一针见血。 欧洲:怀念欧洲的人。中世纪以后欧洲的统一建立在对文化作为最高价值的认同上,今日却让位于政治。
  •     对中文专业的人来说,绝对好书,醍醐灌顶……质量也好
  •     这本书的比较薄,主要是昆德拉对现代小说理论和评价,分若干个章节,其间没有过多的连贯性但每章都有可看点,他的另一篇随笔录是《被背叛的遗嘱》,如果你对外国现代主义小说感兴趣,不妨看看这位集大成者的评论吧
  •     特别是词典部分和小说结构部分很好看
  •     小说不研究现实,而是研究存在,存在是人的可能的场所。
  •     这是我买的第一本昆德拉的书,甚至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与《生活在别处》的前面。有志于小说创作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     对卡夫卡的解读让人叹服,卡夫卡塑造的世界,让人感到陌生,你从中感不到人情,社会仿佛是个机器,机械化的规则让人无处可逃,其中没有变更的余地。里面的一切言行都让人觉得诡异又迷醉,高度抽象化的表达,让人从另一个角度认识了这个世界。
  •     昆德拉的书都是非常值得一读的
  •     很精彩,我并不是最喜欢他的小说,但每次都能由他对小说的议论中学到很多。米兰昆德拉即使不是大师,也是世界一流的小说家。
  •     这本书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很多 薄薄的一本书,米兰昆德拉写的太晦涩,太难懂了。 和记者的谈话用的都是一些意向,没有看到有很直接明了通俗的解释 看完以后不知所云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修炼没有到家 但是我还是建议大家如果对昆德拉了解不深的话 就不要选择这本书了 不是一般的通俗读物 一般人都读不太懂的...
  •     书的整体很好,很喜欢。
  •     想学写作或想深入了解作者作品的人该读此书。
  •     学界特别流行的书,不知道小说家用得上不上手
  •     轻逸流畅到不像一本理论作品,哼哧哼哧做了大量摘抄,没想到理论作品也能带来阅读的惊诧感和快感。昆德拉解读卡夫卡,说出了我所有说不出口的想法,彻底自主性的上佳典范。想收藏昆德拉吸过的烟蒂,怎样的人会产生怎样熄灭后仍然灼热的唾沫。
  •     仿佛给我这个文盲打开了新世界。
  •     探讨的很多问题都曾接触过。尤其是发现昆德拉还是个存在主义者,应该也很欣赏卡尔维诺。
  •     我为什么要在写完卡夫卡的期末作业后再细读这本书…
  •     2008第一百六本
  •     依然人生圣经之一
  •     一点折扣没有,太不划算
  •     妙。被现代改写的现代,“固有观念的无思想性”这个症状说得尤其好
  •     论小说的诗性和音乐性。这本书其实讲的有点哲学化政治化。
  •     极权社会和极权家庭里没有隐私,只有被侵犯的孤独。
  •     在这本书里第一次看到一个将“小说家”和“作家”作出区分的“作家”,就像“活着是为了讲述”,昆德拉的雄心便是他要让他的所有读者都记住“从草稿到作品,他是爬着过来的”但不要去问他的生死。 看每一本书都是让心放进冰里面浸一浸,想要平和,就必须要思考,要忍受无数次冒出来的“激情”。 我会去记住,昆德拉他是一个地道的小说家。
  •     大学
  •     书的质量还是可以的,就是送过来的书是皱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但是我也懒得换了,先看书了,希望能够改善一下。
  •     上海译文出版社版的昆德拉译本不错!
  •     还没有看完,挺好的,
  •     至少确认了我的理解。过于犀利的用词让人错愕,严肃挑衅的解剖太令人感动。“因果之外、实验性、反抒情、'喜剧' 的内脏、微蓝色”,这些词属于我。喜欢在你那里找定义,然后在定义里崩溃。
  •     环环相扣,精彩精彩。
  •     三星半,已经忘掉差不多了。
  •     一点都不枯燥 非常有趣!给译者点个大大的赞!
  •     书很好,还没开始看呢,不过在此谢谢卓越尽职尽责的送货员,谢谢你!
  •     原来他以前是搞音乐的啊
  •     精辟
  •     要二刷了 老师上课提到才想起看过 只记得昆德拉提过卡夫卡了
  •     算是启蒙了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