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上下)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评述 > 古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上下)

出版社:中华书局
出版日期:2010-1
ISBN:9787101053401
作者:劳榦
页数:693页

章节摘录

  上册  一、历史与政治  中国历史的周期及中国历史的分期问题  凡是一种延长下去的进展都有它的周期性,不论生物或无生物都是一样。生物的个体是非常显著的,具有它的幼壮老死。无生物也是一样,一年的四季,一日的朝暮当然是周期,即是就宇宙全部而言,也一样的含有周期性,只是这些周期性不完全都被人类测得罢了。  中国历史当然不会属于一个例外。所不同的是中国因为特殊地理形势的关系,和世界其它部分被高山、大海以及大沙漠隔绝着。在鸦片战争以前,所有对外的交通都在半封闭状况之下。虽然间或受点外来文化上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始终未成为主流。因而中国历史的周期,在过去的时候始终是在几个类似情形之下,复合了上一个周期的升降。  周期,当然不就是一种简单的周期。周期的形成决不属一个简单的原因,而是复杂的因素凑合而成的。并且周期之内还包括了许多小周期,周期之外还要汇合其它周期造成更大的周期。所以对于人类历史来说,最大周期是什么样的周期,还不是现在的人所能解答。  中国的朝代本身是一个周期,这一种的周期代表了兴衰和治乱。就一般情形来说,除去特殊短命的朝代不算,一般典型的朝代,大致是二百年至三百年,形成这个期限当然不是一些简单的问题,不过就其主要方面的原因来说,至少以下各项,是其中比较显著的。

作者简介

本书是劳榦先生的论文集,共收录作者中英文论文46篇,内容涉及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思想、社会、地理与边疆、历法、考古与文字、文学、典籍等诸多领域。书后附劳榦教授著作目录。劳榦先生作为一代史学名家,其主要学术观点和治学体验尽收其中。

书籍目录

自序
上册
一、历史与政治
中国历史的周期及中国历史的分期问题
秦汉时期的中国文化
从儒家地位看漠代政治
战国七雄及其它小国
秦的统一与其覆亡
汉代尚书的职任及其与内朝的关系
关于“关东”及“关西”的讨论
霍光当政时的政治问题
对于《巫蛊之祸的政治意义》的看法
论齐国的始封和迁徙及其相关问题
二、制度
与严归田教授论秦汉郡吏制度书
再论漠代的亭制
漠代的军用车骑和非军用车骑
释漠简中的“烽”
论“家人言”与“司空城旦书”
三、思想史
《盐铁论》所表现的儒家及法家思想之一斑
释《庄子?天下篇》惠施及辩者之言
记张君勘先生并述科学与人生观论战的影响
论儒道两家对于科学发展的关系
评余英时《论戴震与章学诚》
论佛教对于将来世界的适应问题
四、社会史
汉代的豪强及其政治上的关系
战国秦汉的土地问题及其对策
简牍中所见的布帛
中国古代的民间信仰
下 册
五、地理与边疆史
从历史和地理看过去的新疆
秦郡的建置及其与漠郡之比较
中国历史地理——战国篇
论北朝的都邑
中韩关系论略
六、历法
七、考古学及文字学
八、文学
九、典籍
附录 劳干教授著作目录

图书封面


 古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上下)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劳榦先生的生平,我不是很清楚,只知先生早年毕业于清华国学研究院,受教于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诸位先生,如果还健在的话,当为百岁老人瑞了。先生的学术,主要在秦汉时代的历史、各种新出土的文字材料和历史地理,民国年间进入中央研究院,到了台湾,成为院士,是历史学领域学问大且深的了不起的人物。了解一本书的优劣,首先总是要通过自己比较熟悉的问题来检验,虽然久仰劳榦先生大名,也不例外。看到其中有《霍光当政时的政治问题》和《对于<巫蛊之祸的政治意义>的看法》,非常高兴,上个学期在上课时同学有做这方面作业的,且看看劳榦先生有何高妙之处。劳榦先生的文章简明,文笔优美,不故作有学问,却于学术的门径了如指掌。巫蛊之祸,汉武帝宠信江充,江充陷害太子刘据,导致刘据不得不起兵杀江充。最后太子和皇后卫子夫都自杀身亡。此一内乱,导致数万人丧生。武帝之专权和滥杀,于此可见。不过,作为历史专家,是不会沉浸在感情中太久,总要找到其中的社会原因。此文原为给蒲慕州的文章的书评,但通过对汉代社会普遍的巫蛊信仰、卫氏与李氏的权力之争、以及官制的考证,等等,劳榦先生的探究可谓别有会心,曲尽其致。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那时看学生的文章,虽然已经写得非常认真,可是读到太子被迫起兵,竟然攻打丞相刘屈嫠。我心里疑惑,怀疑这位同学何以仅仅提到太子攻打丞相后,就没有下文了呢?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太子不应当毫无理由去攻打丞相,多树敌人的。该同学似乎没有去读刘屈嫠的传,自己翻来他的传,果然,刘屈嫠与李夫人之兄贰师将军李广利竟然是儿女亲家。在李广利出征匈奴之前,曾要求刘屈嫠更立太子。如此说来,太子的攻击就可以理解了。如果文章这样做,才能发现历史的真相。但劳榦先生的文章讨论的深度,有远远超出了这些。他不但探讨了刘屈嫠中山靖王的后人的出身,而且指出李夫人兄妹也出自中山,刘屈嫠当丞相,《汉书》云:不知其所以进,自然与李氏结党所致。没有对文献的了如指掌,是无法如此深入探讨历史的内在结构的。真正算是读书读到文字背后的缝隙处了,令人佩服。不过,更让人感到有收获的,还不止于此。书中还有一篇书评,《评余英时<论戴震与章学诚>》。余英时先生是耶鲁大学的教授,长期在美国任教,早年从学于钱穆先生,主要研究的方向是汉代的历史、思想史,亦为中央研究院院士。《论戴震与章学诚》可谓余先生在清代学术思想史方面承钱穆先生余绪,而深入探讨的一部重要著作。劳榦先生在书评中提到此书外篇中有《章实斋与童二树——一条史料的辩证》,令我欣喜异常。因为去年暑假的时候,正好就此问题,通过anna同学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分馆帮我抄写童二树的诗集,写出两篇小文。正好趁此机会,比较自己和余先生论证的异同。说来惭愧,《论戴震与章学诚》我手头有书,读过不止一遍,当然主要是内篇部分,外篇部分注意较少。竟然在自己写文章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余先生的已有成绩。为什么会视而不见呢?并非有意忽略,实在不知。原因自然是读书不细所致,不过,进一步想想,恐怕每个人对问题的关注点是不同的,在某个时期,总是全力关注自己关心的问题,与此无关的内容往往会视而不见。此非为自己疏忽辩解之辞,不过想了解何以至此的原因而已。马上找来余先生的书,文章不长,立意与我并无不同,对钱林《文献征存录》中记载章学诚从游(即师从)童二树等人表示否定,也肯定了袁枚与童二树的交往。钱林《文献征存录》卷八《邵晋涵传》:晋涵友会稽张学诚(韩案:把姓搞错,这往往被作为章氏当时不为人知的证据,是有问题的)……以明经终。少从山阴刘文蔚豹君、童钰二树游,习闻蕺山、南雷(韩案:即明末大儒刘宗周、黄宗羲)之说,言明季党祸缘起,奄寺乱政,及唐、鲁二王本末,往往出于正史之外。自学诚谢世,而南江之文献亡矣!钱林此段文字,错误多多,在此不具说。但后人多用之。余先生否定章氏与童二树无师承关系,主要是说,《章学诚遗书》中几乎没有提到童钰,除了在《书坊刻诗话后》以外,而且称呼绝不类弟子称呼弟子语,因此断定二人并非师生。此处论证稍弱。然而,对于袁枚和童钰的交往,余先生提出有力证据,出自周作人《关于童二树》(见《瓜豆集》):袁子才好名,《诗话》(即《随园诗话》)所记多过于夸诩,文章亦特无趣味,盖其缺点也,惟二树之推崇随园盖亦系事实,《诗略》(韩案:当为童钰诗之一种,未见)卷四有题袁香亭(韩案:即袁枚之堂弟袁树)《鷇音集诗》,其二有云:“楚中昔日称三道(注:谓中郎兄弟),吴下今知有二袁。”可以推见。这证据却是我当时所未曾搜罗到的。不过,余先生所作,最令人佩服的地方,不在于此,而在于发现了钱林何以致误的原因。钱大昕是邵晋涵的老师,在《潜研堂文集》中《邵君(晋涵)墓志铭》云:君生长浙东,习闻蕺山、南雷诸先生绪论,于明季朋党,奄寺乱政,及唐、鲁二王起兵本末,口讲手画,往往出于正史之外。自君谢世,而南江文献,无可征矣!因此,钱林关于章学诚的记载,史源在于此。但是,此处并无从游童钰之说,那么,直接的来源在哪里呢?余先生从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的《邵晋涵传》找到了钱林此传所自,并分析了其中发生错乱的缘由。江藩《邵晋涵传》:君少从山阴刘文蔚豹君、童郡二树游,习闻蕺山、南雷之说,于明季党祸缘起,奄寺乱政,及唐、鲁二王本末,从容谈论,往往出于正史之外。自君谢世,而南江之文献亡矣!这下算是找到了错误的源头,原来《征存录》章学诚传是附在邵晋涵传后面的,这一段直接与章学诚传,是抄的时候出了错误。余先生还不满足,他考证这些内容并非钱林所作,而应当是他的学生王藻七十多岁时,由子弟和门人所抄录,粗心抄错。能发现文献有问题,已经不易;发现问题,又能找到错误的原因,尤为不易。惭愧的是,这些书,我并非没有,却全然没有意识去检索、比对其来源,学术境界天差地别,原因即在于此。

精彩短评 (总计13条)

  •     不敢妄评。
  •     越读越觉得自己无限浅薄。。。
  •     中研院的训练,史识超拔。
  •     大略翻了一下
  •     劳贞一真是名不虚传。
  •     第一天四个小时107页。畅快啊。先秦史部分简直答疑解惑。
  •     选读
  •     该书不错,挺扎实的,予人诸多启发与教益
  •     历法篇未读,制度篇自然是不错的,不过整个论文集给人的感觉是劳先生“不务正业”的地方多了些
  •     6折 但是没想到这两本书这么贵
  •     止前五部分...話說<中韓關係論略>那篇可真是略啊...
  •     作者也算大家,本人认为作者很有水平。
  •     中国古代的民间信仰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