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游艺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地方史志 > 西湖游艺

出版社:杭州
出版日期:2007-9
ISBN:9787806339022
作者:杨子华
页数:218页

章节摘录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白居易在西湖上教练《霓裳羽衣舞》白居易是唐代的大诗人,而且他还精通音律、歌舞,因此他在任杭州刺史的三年期间,生活在“笙歌处处楼”的歌舞之乡杭州,犹如鱼之得水,他把政务之暇的大半业余时间都沉浸在这以西湖为背景的歌舞之中。白居易经常与一些杭州著名的歌妓一起,到西湖边的望湖楼、虚白堂以及西湖的画船上排练歌舞,其中最多的便是在望湖楼教练《霓裳羽衣舞》。  《霓裳羽衣舞》是唐代著名的歌舞,在宫廷和贵族士大夫的宴会时常有演出。这个《霓裳羽衣舞》还由于杨玉环的精湛表演而名闻天下。元和初,白居易任翰林学士时,曾在昭阳宫看过《霓裳羽衣舞》的表演,并记下了乐谱,辽在后来的长诗《长恨歌》中留下了“惊破霓裳羽衣曲”这样的名句。  白居易酷爱《霓裳羽衣舞》,他曾说过:“千歌百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霓裳羽衣歌》)说起白居易与《霓裳羽衣舞》的关系,使白居易自己也难以忘怀的,便是在他任杭州刺史的第二年,即长庆三年,他曾多次与歌妓一起排练过《霓裳羽衣舞》。既爱西湖、又爱歌舞的白居易,有时索性把与歌妓们排练《霓裳羽衣舞》的地点特地移到西湖画船上。长庆四年三月末,白居易在西湖上款客泛舟,这次他玩得很高兴,一面观赏西湖美景,一面教歌妓排练《霓裳羽衣舞》。他和歌妓们就在这一种“排比管弦行翠袖”的美不胜收的艺术情景中,“恰似菱花镜上行”(《湖上招客送春泛舟》)。这种在西湖画船上与歌妓们一起排练《霓裳羽衣舞》的情景,加上三年杭州刺史任期将满,更加深了白居易那种“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的依恋之情。  据白居易在《重题别东楼》中所记,当时杭州风俗,“每寒食雨后夜凉,家家持烛寻蟹,动盈万人。每岁八月,迎涛弄水者,悉举旗帜焉”。  因此,在“春雨星攒寻蟹火”的寒食之夜和在“秋风霞飐弄涛旗”的观潮节期间,白居易往往要去杭州的望湖楼,在欣赏湖景的同时,观看由歌妓们表演的《霓裳羽衣舞》。即使在白居易三年仟满,就要离开杭州的时候,他还抓紧时间又一次登上了排演《霓裳羽衣舞》的望湖楼。过去的情景立即浮现在诗人的眼前:“宴宜云髻新梳后,曲爱霓裳未拍时……”长庆三年,白居易任杭州刺史的第二年,他前后三次在虚白堂前排练了《霓裳羽衣舞》。当时有杭州的一些著名歌妓用乐器伴奏:玲珑奏箜篌,陈宠吹觱篥,谢好弹筝,沈平吹笙。在乐曲的伴奏下,舞者扮成仙女的模样,上身穿孔雀“羽衣”,下身穿淡彩色或月白色的裙子,肩上披霞帔,头上戴“步摇冠”。其乐曲和服饰都着力渲染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仙境。  白居易将《霓裳羽衣舞》的歌舞乐曲分为散序、中序和曲破三大段来描述:第一段散序,也称序奏,仅有“磬箫筝笛递相搀,击撅弹吹声逦迤”的乐器演奏;奏的是缓慢的散板,“散序六奏未动衣”是不舞不歌的。第二段中序,有拍,故也称拍序,“中序擘骋初入拍”,舞者应着乐曲的节拍,边歌边舞。舞者的舞姿,时而动作轻柔,“飘然转旋回雪轻”;时而纵跳疾转,“嫣然纵送游龙惊”;时而婆娑轻舞,“小垂手后柳无力”;时而急促稳健,“斜曳裾时云欲生”。一个抒曲曼舞、窈体生风的仙女形象就出现在观众的面前了。第三段曲破,为全曲的高潮,繁音促节,声调铿锵:“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铮。”结束时转慢,舞而不歌:“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自居易在杭州的三年中,常与一些著名歌妓一起排练音乐歌舞。如在西湖边虚白堂前排练《霓裳羽衣舞》中奏箜篌的那位歌妓玲珑,她不仅擅长于奏箜篌,而且还能歌善舞,常与白居易一起歌唱。白居易在《醉歌》中就有“玲珑玲珑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之句。  在长庆三年十月,元稹从越州来到杭州,白居易设宴热情款待元稹,在席上玲珑歌唱了元稹作的数十首诗。在后来清代古吴墨浪子著的《西湖佳话·白堤政迹》中也有说及:忽一日,见了一官妓,叫做商玲珑,生得姿容鲜媚,甚是可人,又且琴棋技艺,种种皆可应酬,故此,乐天亦甚钟爱,每每唤他来承应。  除了有像玲珑那样色艺俱佳的歌妓承应之外,在自居易身边还有樊素与小蛮这样两位歌妓。这在《西湖佳话·白堤政迹》中也有记述:樊素善于清讴,每歌一声,而齿牙松脆,不啻新莺;小蛮善于飞舞,每舞一回,而腰肢摆折,胜似游龙。故乐天爱之特甚,日侍不离。因有诗二句赠他两人道: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要知樱桃口,不是单赞其口,赞其口能歌也;杨柳腰,也不是独羡其腰,羡其腰善舞耳。  其实,“善清讴”的歌妓樊素,还因能歌善舞而使后来的白居易专门为她写了一篇《不能忘情吟》,并在“序”中说:妓在樊素者,年二十余,绰绰有歌舞态,善唱《杨枝》,人多以曲名名之。  ……

前言

  杭州倚湖而兴,因湖而名,以湖为魂。作为《西湖丛书》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们编撰了这套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西湖全书》。她和《西湖通史》、《西湖文献集成》共同构筑了一个蕴藏几乎全部西湖瑰宝的陈列馆,一个供人全面深入了解、研究西湖的开放型阅览室。如果说《西湖通史》是一部叙述几千年西湖历史踪迹的大气磅礴的巨片,《西湖文献集成》是一部全景式立体演绎西湖景物的引人人胜的连续剧,《西湖全书》收辑的一册册小书,则是为人们呈上的一杯杯芳香浓溢的醇醪。我们邀来各界专家,用精雕细镂和蒙太奇的手法,对西湖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特写和定格切换。这种特写和定格,对人们更深入、更真切、更全面地了解西湖是不可或缺的。通过这种分镜头的解读,读者将更深地吟味到西湖无穷无尽的魅力!西湖,的确是一颗永远散发着无穷无尽魅力的熠熠闪光的明珠!这颗明珠,会随着不同季节、不同时空、不同场景、不同时代,以气象万千、仪态万方的意境,完美无瑕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诚如大诗人苏轼所赞颂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她有时是一首优美抒情的绝句,有时却是一章气势恢弘的排律;她有时是一阕音律悠扬的小夜曲,有时却是一部雄恣壮采的交响乐;她有时是一尺清供小品,有时却是一轴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她是多棱镜,她是万花筒,总是令人目不暇接,妙趣横生!她的美,她的趣,既源于远古至今大自然对杭州的特意垂青,又源于千百年来仁人志士、骚人墨客对杭州刻骨铭心的依恋。正是这两者完美和谐、天衣无缝的结合,才使西子姑娘的一步一趋、一顰一笑,无不散发出普天下难有其匹的美丽!因此,除了全景式的《西湖通史》和《西湖文献集成》外,没有《西湖全书》这样一种散射式的描述,西湖的风姿、西湖的风韵,乃至西湖的风骨、西湖的风流,是很难想象会得到全面、深刻的反映!所以,无论是六桥花柳,还是三竺云岚;无论是灵隐古刹,还是岳王祠庙;无论是汩汩清泉,还是巍巍宝塔;无论是龙井的茶韵,还是曲院的荷香;以及飞来峰的造像,岁寒岩的碑刻;白居易、林和靖、苏东坡的湖畔杖履,北山街、杨公堤、文澜阁的历史呼喚;西冷印社,胡庆余堂;诗词曲赋,花木园林;尘封久远的老照片,容光焕发的新景区;风俗、佳肴、织锦、书画……凡是西湖的沧桑,凡是西湖的传说,凡是西湖的风光,凡是西湖的人文,无不是我们搜罗编撰的对象,无不是我们要呈现给读者的内容。  《西湖全书》目前暂定50个选题,正陆续组织撰写付梓。虽然我们自认为已勤勉努力,但这套丛书是否已臻“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初衷,还得恳请读者们多提宝贵意见。西湖美的探索、西湖文化的追寻,是要求人们献上毕生精力的,是个弥久常新的课题。我们当继续焚膏继晷,裨使这套丛书编辑得更好。  是为序。  王国平2004年9月

作者简介

西湖游艺,ISBN:9787806339022,作者:杨子华

书籍目录

总序
歌舞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白居易在西湖上教练《霓裳羽衣舞》
游肪已妆吴榜稳,舞衫初试越罗新——苏东坡与西湖歌妓
任乐部箭韶声沸,金莲步轻摇彩凤——南宋宫廷大型乐舞“大曲舞”
南陌东城尽舞儿,舞落银蟾不肯归——南宋以来的西湖民间舞蹈
普天下锦绣乡,寰海内风流地——关汉卿的西湖散曲《杭州景》
谁家楼上停歌舞,又上西湖十锦船——南宋以来西湖游船上的旅游文艺
杂艺
羊皮宜夜戏,镞影出灯场——南宋以来的西湖影戏
傀儡装成出教坊,彩旗前行两三行——南宋时的西湖傀儡戏
高揭元宵谜,猜灯入静坊——南宋以来的西湖灯谜
西湖胜事在中秋,十二桥边看蹴球——南宋以来的西湖足球游戏
虎贲三百总威狞,急颱旗催迭鼓声——南宋时的西湖摔跤比赛
秋千船立双绣旗,红衫女儿湖面飞——南宋以来的西湖水上杂技
蛤蟆说法,蚂蚁角武——南宋以来的西湖驯兽驯禽虫之戏
藏去之术,委是奇特——南宋以来的西湖魔术
魔术大师杜七圣,表演绝招“续头法”——《三遂平妖传》与杭州的魔术
群鸟飞噪,惟妙惟肖——南宋以来的西湖口技
扇子张开,五福临门——隔壁戏中的扇戏
杂技之花,争妍斗艳——民国时期的西湖杂技
今年吴山庙会盛,万姓夹道争观看——吴山庙会上的游艺民俗
若得西湖桥畔住,妻儿杨柳共桃花——陈老莲的《水浒叶子》
曲艺
能表演数人声口,可听到各物动响——西湖隔壁戏
白蛇宝卷初展开,诸佛菩萨降临来——《金瓶梅》与杭州的“宣卷”
歌遏行云遮楚馆,风流蕴藉诸宫调——《水浒》与杭州的“诸宫调”
藏蕴满怀风和月,吐谈万卷曲和诗——宋元时的西湖话本“小说”
秀郁葱茜、山空水潆,投戈易服、潜揽西湖——杭州评话《后水浒》
隐为谏诤宋杂剧,插科打诨净末色——南宋时的西湖滑稽杂剧
游艺场所
中瓦新开影戏场,满堂明烛照兴亡——南宋时的西湖游艺场
湖畔罗陈百戏场,围栏曲折尽棚张——民国时的西湖游艺场

编辑推荐

  西湖,是一颗永远散发着无穷无尽魅力的熠熠闪光的明珠!这颗明珠,会随着不同季节、不同时空、不同场景、不同时代,以气象万千、仪态万方的意境,完美无瑕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西湖全书》邀来各界专家,用精雕细镂和蒙太奇的手法,对西湖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特写和定格切换。这种特写和定格,对人们更深入、更真切、更全面地了解西湖是不可或缺的。通过这种分镜头的解读,读者将更深地吟味到西湖无穷无尽的魅力!

图书封面


 西湖游艺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总序杭州倚湖而兴,因湖而名,以湖为魂。作为《(西湖丛书)》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们编撰了这套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西湖全书)》。她和《(西湖通史)》、《(西湖文献集成)》共同构筑了一个蕴藏几乎全部西湖瑰宝的陈列馆,一个供人全面深入了解、研究西湖的开放型阅览室。如果说《(西湖通史)》是一部叙述几千年西湖历史踪迹的大气磅礴的巨片,《(西湖文献集成)》是一部全景式立体演绎西湖景物的引人入胜的连续剧,《(西湖全书)》收辑的一册册小书,则是为人们呈上的一杯杯芳香浓溢的醇醪。我们邀来各界专家,用精雕细镂和蒙太奇的手法,对西湖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特写和定格切换。这种特写和定格,对人们更深入、更真切、更全面地了解西湖是不可或缺的。通过这种分镜头的解读,读者将更深地吟味到西湖无穷无尽的魅力!西湖,的确是一颗永远散发着无穷无尽魅力的熠熠闪光的明珠!这颗明珠,会随着不同季节、不同时空、不同场景、不同时代,以气象万千、仪态万方的意境,完美无瑕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诚如大诗人苏轼所赞颂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她有时是一首优美抒情的绝句,有时却是一章气势恢弘的排律;她有时是一阕音律悠扬的小夜曲,有时却是一部雄恣壮采的交响乐;她有时是一尺清供小品,有时却是一轴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她是多棱镜,她是万花筒,总是令人目不暇接,妙趣横生!她的美,她的趣,既源于远古至今大自然对杭州的特意垂青,又源于千百年来仁人志士、骚人墨客对杭州刻骨铭心的依恋。正是这两者完美和谐、天衣无缝的结合,才使西子姑娘的一步一趋、一颦一笑,无不散发出普天下难有其匹的美丽!因此,除了全景式的《(西湖通史)》和《(西湖文献集成)》外,没有《(西湖全书)》这样一种散射式的描述,西湖的风姿、西湖的风韵,乃至西湖的风骨、西湖的风流,是很难想象会得到全面、深刻的反映!所以,无论是六桥花柳,还是三竺云岚;无论是灵隐古刹,还是岳王祠庙;无论是汩汩清泉,还是巍巍宝塔:无论是龙井的茶韵,还是曲院的荷香;以及飞来峰的造像,岁寒岩的碑刻;白居易、林和靖、苏东坡的湖畔杖履,北山街、杨公堤、文澜阁的历史呼唤;西冷印社,胡庆余堂;诗词曲赋,花木园林;尘封久远的老照片,容光焕发的新景区;风俗、佳肴、织锦、书画……凡是西湖的沧桑,凡是西湖的传说,凡是西湖的风光,凡是西湖的人文,无不是我们搜罗编撰的对象,无不是我们要呈现给读者的内容。《(西湖全书)》目前暂定50个选题,正陆续组织撰写付梓。虽然我们自认为已勤勉努力,但这套丛书是否已臻“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初衷,还得恳请读者们多提宝贵意见。西湖美的探索、西湖文化的追寻,是要求人们献上毕生精力的,是个弥久常新的课题。我们当继续焚膏继晷,裨使这套丛书编辑得更好。是为序。高揭元宵谜,猜灯入静坊——南宋以来的西湖灯谜北宋苏东坡任杭州通判时,一天,佛印持二百五十钱,示东坡云:“与你商此一个谜。”东坡思之,步顷,谓佛印日:“一钱有四字,二百五十个钱,乃一千个字,莫非千字文谜乎?”佛印笑而不答。(见《(东坡问答录)》)可见,杭州在北宋时,已有“商谜”这种娱乐活动了。到了南宋,随着杭州“百戏”杂艺的兴起,商谜也进入了杭州的游艺场——瓦子、勾栏。当然,瓦子、勾栏中的“商谜”不同于东坡与佛印的那一类商谜,它乃是继承了“俳优”谜语的传统,表演时还用音乐伴奏。用敲鼓板,吹“贺圣朝”乐曲,以招揽观众。杭州瓦子、勾栏里的商谜,既丰富多彩,又新颖别致。吴自牧在《(梦粱录》中提到的“商谜”形式,就有“诗谜”“字谜”“戾谜”等。“诗谜”的谜面是一首诗;“字谜”的谜底是一个字或几个字;“戾谜”,宋人称娼优所扮杂剧为戾家把戏。戾有背的意思,谓娼优不能自己创作,只能背商谜。《(西湖老人繁胜录)》上说:北瓦勾栏,有“背商谜,胡六郎”。当时,瓦子、勾栏中的商谜还有一套独特的猜谜方法。耐得翁在《(都城纪胜)》中对此作过具体介绍:道谜:来客念隐语说谜,又名“打谜”。正猜:来客索猜。下套:商者以物类相似者讥之,又名“对智”。贴套:贴智思索。走智:改物类以困猜者。横下:许旁人猜。问因:商者喝问句头。调爽:假作难猜,以定其智。可见其猜谜方法相当复杂,还有一定的表演程式。参加“商谜”表演的有“商者”和“来客”(即“猜者”)。两方面反复斗智。其中有说有唱,有问有答。再从“商者以物类相似者讥之”和“假作难猜”上来看,表演时“讥笑”猜者,而猜者故意装出“难猜”的情状,说明商谜的表演带有滑稽、风趣的特点。南宋时,杭州商谜盛行,据《(武林旧事·诸色伎艺人)》记载,当时杭州有专门从事商谜活动的艺人,如胡六郎、魏大林、张振、周月岩、蛮月和尚、魏智海、小胡六、东吴秀才、张月斋、捷机和尚、王心斋、马定斋等13人。又据《(梦粱录)》所记,特别是有归和尚及马定斋等,他们“记问博洽”,知识面博,记忆力强,堪称商谜大师。在《(辍耕录)》中,说有丘机山其人:“商谜无出其右。遨游湖海间。尝至福州,讥某秀才不识字。众怒,无以难之。一日构思一对,欲令其辞屈心服。对云:五行金木水火土。丘随口答云:四信公侯伯子男。其博学敏捷类如此。”还有如“杂扮”艺人“铁刷汤”“江鱼头”“兔儿头”等26人,他们都是“百艺皆通”的多面手,他们非但善于表演杂剧口技、教练虫蚁等,而且也精于“打令商谜”。南宋时,杭州还出现了商谜艺人的行会组织——谜社。如南垢斋、北垢嘉、西斋等都是“依江右、迷法、习诗之流萃而为斋”。商谜开始时仅是少数“习诗之流”的文字游戏,后来衍变成群众性的娱乐形式——灯谜,当时统治者为了粉饰太平,规定每年元宵节前后五夜,民间可张灯结彩。于是就有人把诗谜、画谜剪贴在绢灯上,让人猜射。猜中者揭去谜条,灯主赠以巾(古时妇女用的一种佩巾)、花爆、果核、杖头钱等钱物,作为奖品。就这样,使“灯”与“谜”结下了不解之缘。这种融知识性、趣味性与娱乐性为一体的灯谜活动,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元宵节前后,自寿安坊至众安桥,茶肆店铺出售各类华灯,谓之“灯市”。“灯谜”流传到元代,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不少著名的杂剧作家聚居杭州,使灯谜创作趋于繁盛。他们在创作杂剧之余,也编撰一些乐府诗歌以及诗谜。他们习惯于将灯谜称作“隐语”。元杂剧作家钟嗣成,寓居杭州,他也很爱好“隐语”。在他编著的《(录鬼簿)》二卷中,详细地介绍了杭州的杂剧作家编撰隐语的情况。【目录】 目 录歌舞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白居易在西湖上教练《霓裳羽衣舞》/2游舫已妆吴榜稳,舞衫初试越罗新——苏东坡与西湖歌妓/11任乐部箭韶声沸,金莲步轻摇彩凤——南宋宫廷大型乐舞“大曲舞”/18南陌东城尽舞儿,舞落银蟾不肯归——南宋以来的西湖民间舞蹈/26普天下锦绣乡,寰海内风流地——关汉卿的西湖散曲《杭州景》/36谁家楼上停歌舞,又上西湖十锦船——南宋以来西湖游船上的旅游文艺,4l杂艺羊皮宜夜戏,镞影出灯场——南宋以来的西湖影戏/50傀儡装成出教坊,彩旗前行两三行——南宋时的西湖傀儡戏/60高揭元宵谜,猜灯入静坊——南宋以来的西湖灯谜/67西湖胜事在中秋,十二桥边看蹴球——南宋以来的西湖足球游戏/79虎贲三百总威狞,急悝旗催迭鼓声——南宋时的西湖摔跤比赛/86秋千船立双绣旗,红衫女儿湖面飞——南宋以来的西湖水上杂技/92蛤蟆说法,蚂蚁角武——南宋以来的西湖驯兽驯禽虫之戏/97藏去之术,委是奇特——南宋以来的西湖魔术/109魔术大师杜七圣,表演绝招“续头法”——《三遂平妖传》与杭州的魔术/115群鸟飞噪,惟妙睢肖——南宋以来的西湖口技/120扇子张开,五福临门——隔壁戏中的扇戏/124杂技之花,争妍斗艳——民国时期的西湖杂技/127今年吴山庙会盛,万姓夹道争观看——吴山庙会上的游艺民俗/138若得西湖桥畔住,妻儿杨柳共桃花——陈老莲的《水浒叶子》/149曲艺能表演数人声口,可听到各物动响——西湖隔壁戏/160白蛇宝卷初展开,诸佛菩萨降临来——《金瓶梅》与杭州的“宣卷”/165歌遏行云遮楚馆,风流蕴藉诸官调——《水浒》与杭州的“诸宫调”/175藏蕴满怀风和月,吐谈万卷曲和诗——宋元时的西湖话本“小说”/180秀郁葱茜、山空水潆,投戈易服、潜揽西湖——杭州评话《后水浒》/187隐为谏诤宋杂剧,插科打诨净末色——南宋时的西湖滑稽杂剧/195游艺场所中瓦新开影戏场,满堂明烛照兴亡——南宋时的西湖游艺场/206湖畔罗陈百戏场,围栏曲折尽棚张——民国时的西湖游艺场,213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