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魔君(上下)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4
ISBN:9787539948881
作者:转身
页数:544页

章节摘录

第四章 煞气天生芜儿回到太白山,比试大会早就结束,六大掌门和霁宸上仙闭门密谈,她一个人在太虚殿待着,闲得发慌。回想最近发生的一连串古怪事情,她心里越发惶恐。她到底是什么人?妖?怪?魔?那个大魔头后来叫陆沼保护她,莫非她真的是魔界中人?越想越怕,她坐在蒲团上唉声叹气。大概过了很久,殿门外也响起一声叹息,芜儿急忙转头,不见霁宸师父,却是玄清道长拧着两道白眉走来。“掌门爷爷。”她乖巧地站起,低头敛眸,惴惴不安。玄清定定看她好一会儿,终于摇头,叹道:“芜儿,以后你就负责打扫太虚殿后面的竹林。”芜儿嗯嗯应了两声,点头如捣蒜。只要不拿她当魔,什么都好说!玄清又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模样,转身离去。这孩子是各派公认的修仙奇才,可惜,身份诡谲,底细不明,连霁宸上仙都无法确认。为免她将来能力强大,堕入魔道,带着神器闯下大祸,只好浪费了她的天赋。芜儿不知,六大派刚才起了激烈争执,蜀山剑尊主张斩草除根,砍她手臂取下麒麟玉,而太白掌门与霁宸上仙全力保她,才使她逃过一劫。她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未经世事,心思简单,有瓦遮头便很满足,住回若虚院,隔日天一亮就去竹林干活。太虚殿的后山,绿竹林广阔无边,苍翠荫凉,没有丝毫暑气。此处结界天成,外加玄清掌门以法力封锁,妖魔难入。芜儿拿着扫帚扫落叶,到了日头高照还没扫完一小片地。她也不急,慢吞吞地扫着,再看落叶随风飘动,又覆满一地。如此反复,做着无功用,日子倒过得很快,倏忽一个月过去。这一日中午,芜儿搁下扫帚,倚靠一棵竹树坐下,啃着尘珀今早给她的大馒头,悠然自得。树后,一只雪白的兔子蹦蹦跳跳,兔牙一张一合,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芜儿扭头,忽然咦了一声,“小白兔,你的腿上怎么也有红萝卜胎记?”那兔子一蹦,跳进她的怀里,撒娇似的蹭她肚子。芜儿抱起它,很是困惑。那天她就是因为追一只兔子才迷路,那只兔子通体雪白,右腿有一圈橙红印记,像是萝卜的形状,和眼前这只一模一样。“萝卜!萝卜!”兔子冷不丁说话,语调欢快,奶声奶气,“芜儿!芜儿!”芜儿目瞪口呆,这个世界果然一切皆有可能,连只小白兔都会说话。“芜儿!萝卜!”兔子眼睛红彤彤,红色玛瑙般晶莹,兔嘴一咧,像是冲她笑。“你叫萝卜?”芜儿小心地伸手,轻摸它的耳朵,“是你带我来到这里的吗?”“是我!是我!”兔子似乎只会发出两个字的音,十分逗趣,“你本,就是,这里,的人。”看它可爱得不得了,芜儿心中欢喜,她在竹林清闲无聊,以后有宠物做伴,就不会这么闷了。“芜儿,练功。”兔子用头顶顶她的下巴,细声叫道,“芜儿,御剑。”芜儿揉揉它毛茸茸的头,有点落寞地回道:“我不会御剑。”自从放妖魔出乾坤镜之后,她已经不想修仙,霁宸师父也没再找过她,她心里隐约知道,她或许是个不该存在的人,所以掌门爷爷才把她放逐到绿树林。“口诀,我念,你听。”兔子嘴里两个字两个字地蹦出来,像初学说话的小孩。听它叽里咕噜说完口诀,芜儿盛情难却,举起随身佩戴的释心剑,试图学霁宸师父那样飘逸地御剑而飞。释心剑离手,低空盘旋,芜儿跃上剑身,立马扑通地摔了下来。“芜儿,笨笨。”兔子笑她摔个狗吃屎,又道,“笨鸟,先飞,再练。”芜儿没好气地瞪它一眼,“坏萝卜,你骂我笨。”她生性倔强,越是学不会越不服输,一下午都在练习御剑,小脸热得红扑扑。谁知她修炼法术奇快,御剑竟是怎么也学不会,摔了无数次,鼻青脸肿浑身酸痛。到最后,萝卜都看不下去了,嘟嘟囔囔道:“芜儿,太笨。明天,继续。”芜儿从地上爬起来,装作恶狠狠的模样朝它扑过去,它一闪,幻化成兔形纸片,飘进她的衣兜。“啊?”芜儿再次目瞪口呆,“萝卜,你是兔子精还是纸精?”“我是,兔子!”衣兜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芜儿哈哈大笑,觉得这只兔子比她还笨,这世上哪有纸精?山中岁月容易过,一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芜儿勉强能够低空飞行,但再怎么练也练不出仙姿翩翩的样子,倒是火行之术大为精进,一套幻月剑法更是炉火纯青。清晨,她正要照往常一样去绿竹林,却见尘珀神色沉重地疾步往太虚殿行去。她一时好奇,偷偷跟了去。尘珀似是心事重重,竟也没有发现她尾随。太虚殿外的空地,青衣弟子聚集,密密麻麻上千人排列成队,甚是壮观。玄明尊长站在殿前石阶上,扬声喝道:“众弟子听命!近日魔人蠢动,屡闯我太白山,尔等务必时刻留神,莫出山下结界。”“是!”众人应声,整齐震响。芜儿躲在殿边廊角,心里突突直跳。是陆沼把消息带回魔界了吧?魔人来犯,一定是为了她手上的麒麟玉。玄明目光一转,犀利地射向芜儿藏身的角落。他大步走来,一把揪住芜儿手臂,带她进大殿,关闭门扉才沉声开口道:“你还敢到处乱走?”芜儿被他扯得手疼,但不敢抱怨,垂头道:“我这就回竹林。”玄明松了手,眼光却益发锐利起来,突然拉高她的衣袖,盯着显露的碧玉,语气更加深沉,“麒麟神器在你身上,终是隐患,不如交由掌门师兄保管。”“可是我解不下红绳……”芜儿嗫嚅道,发觉他的眼神有些可怕,似乎想用眼刀砍下她的手腕一般。本能地,她把右手缩到背后去。玄明冷扫她一眼,未再多说,只道:“好好待在绿竹林,莫生事端。”芜儿一刻不想多留,应了一声“是”,就急匆匆离去。背后,灼灼目光紧跟,令人心生惧意。由太虚殿后门出去,还没走到竹林,忽听一声娇脆厉喝。“站住!”芜儿回身,不远处,洛菁菁脸色阴沉地瞪着她。“你害我颜面尽失,长跪太虚殿一个月,心中可得意?”洛菁菁语声尖厉,眸光森森透寒,咄咄逼人地连声道,“六大派无人收我为徒,我死皮赖脸留在太白,全是被你所害!魔人进犯,叫嚣着要太白交出芜儿,致使上百名守山弟子受伤,全是被你所拖累!”芜儿静静回视她,并不辩驳。洛菁菁蓦地逼近,在她耳边低声冷笑道:“我在山下偷听到一个魔王的话,麒麟神器就在你手上。后来我问玄明尊长,他见我已知晓,便承认了此事。你说,如果我砍下你的手臂,是不是为太白立下大功?”话音未落,她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芜儿的手腕,单手持剑,迅速挥劈!芜儿来不及闪避,眼见手臂不保,电光石火之际,一只兔子从她衣兜里急速蹦出,恰好挡住那凌厉一剑。刹那间,热血飞溅,鲜红喷射。一截短短的兔腿滚落地上,沾满尘土,血肉模糊。芜儿伸手一抹溅到脸上的血渍,五指血痕留在脸庞,映衬得她一双眼眸也生出狠厉血光。兔子缺了一条腿,呜呜哀叫,芜儿听得鼻尖发酸,目光却越发锐利,瞳孔慢慢变成幽寒的碧蓝色。“洛菁菁,我要你偿还一腿。”她的声音似碾碎的冰粒,一字一句清楚而冰冷。洛菁菁并不把她看在眼里,佩剑一扬,纵身击来,寒碧剑杀光大涨,直冲芜儿的手臂砍下。芜儿不闪不避,右手拈起一个火诀,猛然旋手一击,便见火龙疾速腾飞,凶猛地缠住寒碧剑。烈焰焚烧兵器,发出嘶嘶声响。洛菁菁此时才大惊失色,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她竟然练成了御火的本领。芜儿异常冷静,眉间一股煞气凝聚不散,手臂倏地一振,火龙彻底离掌,嗖地蹿上洛菁菁的身体。洛菁菁骇然,扔了寒碧剑,慌忙拈诀,接连不断的水球涌出,砸破在自己身上。水浇不熄火龙,反而令它熊熊燃烧,但见龙尾一摆,甩在洛菁菁的腿上,死死攀住不放。“救命!救命啊!”洛菁菁脸色顿白,恐惧大叫,“芜儿,你快收手!难道你要烧死我吗?!”芜儿神色清寒,冷冷道:“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还萝卜一条腿。”腿间黑烟冒起,洛菁菁颤声痛喊:“我的腿……我的腿……”火已烧到她的肉骨,人肉烧焦的味道飘散,她面无人色,惧怕到了极点,哀声求饶,“芜儿!我求你,放过我!求你!我不要做废人!”芜儿无动于衷,碧蓝眼眸之中戾气浮动,不似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更像修罗殿的煞神降临人间。“啊!好痛!啊……”洛菁菁痛叫不止,翻地打滚,左腿被火苗舔舐,露出白森森的腿骨,“你不是人……你是恶魔……可怕的恶魔……”她口中诅咒着,面容痛楚扭曲,涕泪齐下。芜儿听到“魔”字,心弦突然受了震动,手中火诀撤去,火龙瞬间消失。洛菁菁已经爬不起身,痛哭声逐渐微弱,眼白一翻,昏了过去。太虚殿后门,一道灰色身影疾速奔来,看见洛菁菁的惨状,顿时大骇!“芜儿!你……你!”玄明惊怒,料不到一个小小孩子手段如此残忍,竟活生生把人烧成残废!芜儿低头,抱起兔子,默不吭声。兔子腿上的鲜血自行凝结,一团黏稠的猩红色触目惊心,短了半截的兔腿看上去怪异畸形。玄明迅速为洛菁菁护着心脉,继而一把捉住芜儿的手腕,厉声道:“你为了一只兔子,把洛菁菁的腿烧断?!”芜儿仰起脸,沉静地轻声开口,“众生不该是平等的吗?洛菁菁的腿,难道比兔子的腿更金贵?”她的眸色恢复正常,眼里有一丝感伤。玄明一怔,一时反驳不了,心中更加气怒——这个孩子诡辩凶残,留她在世上必是祸害。当下,他却无动作,抱起昏迷的洛菁菁大步离去。芜儿走向绿竹林,嘴里小声念着,“萝卜,你痛不痛?都是我不好,害了你。”兔子从她怀里钻出头,呜呜两声,又埋进她的胸口。芜儿对着它的腿伤处呵气,孩子气地道:“萝卜不哭,以后我保护你,不会让人再伤害你。”她心中的煞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自己懵然不知,只是心疼萝卜为救她而断腿。那厢,玄明满脸怒容地找玄清道长,斩钉截铁地道:“掌门师兄,芜儿留不得!请师兄砍她手臂取下麒麟玉,逐她出山!”玄清问过来龙去脉,才捋着白须沉吟道:“看来要再请霁宸上仙移驾一趟。”芜儿在绿竹林里过了一整天,听着兔子指挥,四处摘草药给它敷伤口。直到日落西山,她收集到一大堆草药,兴冲冲地对兔子道:“萝卜,你看这些够不够?”兔子无精打采地坐在树下,哼唧回道:“劫数,难逃。”也不知它是说自己,还是另有玄机,芜儿走过来揉揉它的长耳朵,笑眯眯地哄道:“萝卜不难过,我去哪儿都带着你,你在我兜里待着,不用走路。”兔子有气没力地幻化成纸片,飞进她的衣兜,忽然冒出一句,“有人,找你。”芜儿抬头张望,不见人影,但过了一瞬,银光乍现,白衣出尘的霁宸上仙出现在绿竹林,夕阳照在他颀长的身上,似镀了一层耀眼金边。“霁宸师父!”芜儿开心地跑过去,挨在他身边,仰头道,“你来看我啦!”霁宸淡淡一笑,抚摸她的头发,温声道:“芜儿,我正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真的?”芜儿大喜,急急点头,“愿意!我愿意!”“太白山已不能留你,你拜我为师之后,便随我回霁月山。”霁宸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他这一生只收过一个徒弟,又因为那人几乎仙身尽毁,如今若非为了保这孩子一只手臂,他不会再带人回霁月山。“霁月山?”芜儿心头蓦然一跳,慌张回道,“不去那里可以吗?”“为何?”霁宸不由疑惑,她口气里的惊吓多过惊喜。“因为……因为我不想去。”芜儿结结巴巴,接着又飞快说道,“我喜欢太白山,想留在这里。我舍不得尘珀哥哥和掌门爷爷。”“你可以先考虑,三日后我再来听你的答复。”霁宸也不逼她,唇角微扬,笑意温润似水,“拜师是人生大事,你跟我去霁月山就再不能下山。山中日子清寂,我门下已无弟子,往后没有人陪伴你,你要耐得住寂寞才可。”芜儿却不是想这些,她想到那个大魔头好像就在那什么山巅幻云林,心中生了惧意。偏头想了会儿,她抬眼看霁宸,忽然赞道:“霁宸师父,你笑起来真好看。”霁宸莞尔,看她辫子凌乱,便伸手去梳理,手指矫捷穿梭,三两下就帮她重新编好两条黑亮的长辫。“咦?”芜儿拉过辫子到胸前,很惊讶,“霁宸师父,你怎么会编辫子?”而且手势熟练?他自己一头银发却是披散飞扬,从不束发。“我曾收过一个徒弟,当年她比你更小,九岁。”霁宸语声轻淡,淡得似一滴露水落地,转瞬就被泥土吸纳不见。“女徒弟?”芜儿八卦地嘿嘿笑了两声,“她长大之后漂亮吗?”霁宸微微敛眸,没有回答,面上神色沉寂淡薄。芜儿歪着脖子侧头觑他,霁宸师父怎么看起来有点孤寂的样子呢?他说他门下已无弟子,那个女孩去了哪儿?静默片刻,霁宸撩过一缕银发,拔下一根递给她,低沉道:“芜儿,我须守着镇魔鼎,不便随时见你,这三日你要小心谨慎,如果……如果真的劫数难逃,你用银丝断手,不会有痛楚。”芜儿接过,把他的银发揣进兜里,眼神迷茫无措——什么劫数?她的手一定要断吗?到了夜里,芜儿带上纸片兔,怀里揣着几个大馒头,鬼鬼祟祟地溜出若虚院。太白山的弟子生活习惯良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此时整座山峰漆黑一片,连灯火都不见。芜儿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往山下走去。霁月山她是不去了,那个大魔头太可怕,她有强烈的直觉,离他太近绝对没好事。而太白山也不能待了,萝卜今晚又重提什么劫数,她怕自己手臂不保,于是干脆离山出走。山路崎岖,夜色阴暗,芜儿走到半山腰,累得直喘气。后面隐隐有火光照来,她扭头一看,竟见几十名青衣弟子手举火把,在玄明尊长的率领下,正朝这条山道行来。芜儿以为是来捉她,吓得躲进灌木丛里。那些人从她眼前匆匆走过,个个脸色严峻,如临大敌的模样,并没有发现她藏身暗处。等到人都走远,她松了口气,爬出草堆,慢腾腾地继续下山。已是四更天,夜幕像无边黑布拉得严密,无星无月。芜儿到了山脚下,脚步突地一滞,急忙找地方躲避。前方黄土路上,两列人马隔着十步距离对峙,一边青衣整齐,一边魔人狞笑。“交出芜儿!”魔人领头的便是陆沼,他生得三大五粗,大眼一瞪,发出响亮的雷吼声。“大胆魔人!破了七星结界便想闯上山,简直痴心妄想!”玄明冷喝,身后弟子迅速摆阵,做出迎敌之势。芜儿来得晚,没看见陆沼怎么破的结界。她小心探头,单纯地想,如果她离开太白山,魔人就不会再来捣乱吧,那她还是赶紧找机会溜走,免得连累太白派。“区区七星阵,也敢摆出来丢人现眼。”陆沼鄙夷地吼了一声,手一挥,百名魔人冲上前,与太白弟子混战起来。七星阵启动,夜空划过冷兵器的光芒,宛如流星炫目。芜儿上回已经见识过一次,这次不太好奇,缩回小脑袋,静等他们打完。身边草木沙沙轻响,似被夜风吹过,芜儿突觉背脊发凉,刚刚转头,就有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唔……”她的惊叫声吞进肚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突袭者,忽然弯了眉眼,不再惊惧。“芜儿,我放开手,你别出声。”绯尧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对她眨了眨,嘴唇明明没有张开,却有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芜儿点头,待他松开手,用唇语无声说道:“绯哥哥,你怎么来了?”绯尧蹲在她身旁,眯眸望着交战的两方人马,传音回道:“听说麒麟神器在你手上,各方势力对你虎视眈眈,我来带你走。”“去哪儿?”芜儿扯扯他衣袖,示意他看她的唇型,“绯哥哥,难道你不想要神器吗?”绯尧眸色幽深了几分,隐有妖魅之气闪过,半晌才答道:“我当然想要神器,但我不会伤害你。芜儿,你信不信我?”“信。”芜儿毫不犹豫。如果绯哥哥要杀她,早就可以动手了。“乖丫头。”绯尧捏捏她的脸蛋,扬唇微笑,眸中异色退去,倒有几许温柔浮现。自从第一次见到这丫头,他内心某一处便有柔软的感觉,十分奇妙,说不出缘由。那边,玄明与陆沼单打独斗,剑气魔气笼罩两人,依稀可见他们眉头紧皱,汗流满脸,大抵是势均力敌。这时,却有一名魔人悄然靠近,手中长戟猛地脱手,直朝玄明飞刺。眼见那尖戟就要刺中玄明的背后,芜儿忍不住低呼一声,玄明及时转身避过长戟,目光骤然往她的方向射来,含着冷怒。芜儿不由有些忐忑,侧头看了看身边,发现绯尧竟已消失无踪,只远远传来一句,“丫头,我不便现身,稍后再找你。”她不敢再多逗留,折回往山上走,想从另一处小山坡离开。不到一刻钟,玄明追来,横挡在她前面,脸色深沉严厉。“你想携带神器私逃?”玄明双目眯紧,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如芒刺锋利。芜儿心中不安,握住自己的右手,一小步一小步往后退。“你想走可以,把麒麟神器留下。”玄明站在原地没有逼近,手掌一翻,泛着寒光的匕首扔到她跟前,“你自己动手吧。”“不……”芜儿退得撞到树干,背部生疼,瘦弱身子不住战栗,“不要砍我的手……”玄明冷哼一声,脚尖挑起匕首,握在手中,逼近她,语声格外森冷,“你戴着麒麟玉,太白山的结界于你而言形同虚设,我若不取回神器,你迟早要犯下大错。”刀刃逼到眼前,芜儿掉头就跑,她才不要做断臂怪人。玉佩拿不下来并不是她的错。玄明冷眼看着她死命奔跑,不急于追击,手中匕首扬起,直线飞出,极其精准地冲芜儿右臂穿透而去。芜儿跑到一半,突然痛叫,刀穿臂膀,鲜血淋漓。“伸出手腕。”玄明纵跃至她身前,眼底虽有一丝不忍,终是狠心道:“取下麒麟玉之后,我会请求掌门师兄收你为徒,来日修仙得道,躯体皮囊不过是身外物。”芜儿用力摇头,咬着下唇,痛得说不出话。她不想得道成仙,只想好好过活,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血染衣袖,腕间碧玉沾着猩红色,渐渐散发出碧红交错的奇光。玄明陡然一震,那神光形成巨大的光圈,凌空移来,将他团团笼住。他立刻闭上眼睛,只觉满目光影刺得双眼疼痛难忍,脑中腾地轰响,神智渐失,倒在光圈里没了知觉。芜儿捂着受伤的手臂急奔,生怕他又醒来。她慌不择路,在山坡上乱跑,突然脚下打滑,滚下陡坡。扑通!水花飞溅,她垂直坠落,掉进山涧的水潭里。“救……咕……噜……命……”她淹了几口水,吐不出,挥臂挣扎几下,便直直沉了下去。胸腔窒闷欲裂,芜儿恐惧地张大眼,她不会游泳,没想到她最后居然要莫名其妙溺死。又恐慌又悲愤,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觉水底褐光柔和,照得四周无比明亮。她的窒息感也慢慢消散,竟能顺畅呼吸。一面铜镜静静躺在潭底,那褐色光辉便是从镜面射出。“乾坤镜?”芜儿大奇,漂浮着伸手一捞,捡起镜子,“怎么会在这里?”镜中波纹荡漾,男子英俊冷酷的面容浮现,薄削的唇角勾着一抹讥嘲,似在嘲笑她的无知。“大魔头?!”芜儿吓得倒抽一口气,“你你你怎么阴魂不散啊!”男子斜睨她一眼,冷冷懒懒地道:“你的血,会带你找到神器。”芜儿愣了愣,随即耷拉下头,沮丧地道:“我不要神器,我宁可把玉佩送给太白派。”“你可以把麒麟玉还给太白派。”男子瞳眸中微光划过,仿佛千年寒潭荡起一丝热流,眼神灼亮奇异,“只要你许下重诺,答应把乾坤镜带在身边,不告知任何人,我便告诉你如何解下麒麟玉。”“你有办法?”芜儿撇撇小嘴,不太相信。霁宸师父都对捆仙丝没辙,他怎么可能有办法,肯定是大魔头在骗人。“信不信由你。”男子阖眸,面上一片冷漠。芜儿一屁股在潭底坐下,郁闷地抱头埋在膝盖间,手臂伤口结痂,极为神速。“大魔头,你要我留着乾坤镜做什么?”她闷闷问道。用麒麟玉换乾坤镜,大魔头在想什么?“为了见你。”冰冷的嗓音,说着暧昧的四个字。

名人推荐

很久不见这样精彩的好文——大气磅礴的背景,曲折跌宕的故事,荡气回肠的爱情。无论是上古魔尊和落凡天女的凄美绝恋,还是冷情魔君和灵秀神女的亘古情缘,都感人至深。——读者 枫亭晚欣赏芜儿积极乐观的性格。在这个强者为王的世界,妄图用爱战胜魔性,原是一个笑话。但芜儿从承认自己的爱开始,便知这是一条不归路,却依然迎头奋战,毫不畏惧。作者将这个心性纯净、重情重义的女孩刻画得栩栩如生。——读者 柳堪结

作者简介

《倾世魔君(套装上下册)》内容简介:“我的人,你也敢动!”妖异俊美的绯哥哥,在第一次见面就护着她。“芜儿,你若堕入魔道,我便会亲手毁了你。”白衣俊逸的师父,摸着她的头,轻轻叹息。“你想感化我?这是我千年来听过最可笑的笑话!”异色瞳眸的魔君,一身孤寂冰冷,冷笑着望入她的眼。
她是芜儿,肉体凡胎,十三岁莫名来到异世,种种奇遇接踵而至。阴差阳错,她亲手放出魔君第一魄。从那一刻起,她的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初见时,他脆弱不堪,脸色苍白地倒在镇魔鼎边,眼神却是深沉无比,令人战栗。如果那时她一掌拍下,他便会灰飞烟灭。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你要嫁给我?”他的眼中毫无波澜,寂静如古井,只有冷冷的嘲讽,“这是仙界的伏魔新手段?”
“即使万劫不复,我也要嫁给你。”她神情坚毅,眸光纯净而诚挚。
他不带一丝感情地笑了笑,抬起一手,抚上她的胸,仿佛很轻很轻的,将她推下了悬崖。
她笑了,望着他后悔沉痛的眼眸,微弱地笑了……

海报:

媒体关注与评论

很久不见这样精彩的好文——大气磅礴的背景,曲折跌宕的故事,荡气回肠的爱情。无论是上古魔尊和落凡天女的凄美绝恋,还是冷情魔君和灵秀神女的亘古情缘,都感人至深。    ——读者 枫亭晚    欣赏芜儿积极乐观的性格。在这个强者为王的世界,妄图用爱战胜魔性,原是一个笑话。但芜儿从承认自己的爱开始,便知这是一条不归路,却依然迎头奋战,毫不畏惧。作者将这个心性纯净、重情重义的女孩刻画得栩栩如生。    ——读者 柳堪结

书籍目录

第一卷 初长成
第一章 肉体凡胎
第二章 结仇坠崖
第三章 初见魔君
第四章 煞气天生
第五章 初遇鬼皇
第六章 以血续命
第七章 霁月山巅
第二卷 风云涌
第八章 与魔初吻
第九章 舍身相救
第十章 二王交锋
第十一章 前尘往事
第十二章 身世谜团
第十三章 惊现亭兮
第十四章 妖王化蝶
第十五章 栽赃嫁祸
第三卷 情根种
第十六章 惨遭毁容
第十七章 一剑穿心
第十八章 动情者输
第十九章 天煞孤星
第二十章 顷刻白发
第二十一章 雪天见血
第二十二章 魔亦有道
第四卷 天亦老
第二十三章 美人示爱
第二十四章 山雨欲来
第二十五章 转世投胎
第二十六章 仙兵围剿
第二十七章 三人无欢
第二十八章 逼入黄泉
第二十九章 神女归来
第三十章 仙魔对战
尾声

内容概要

转身,80后女,现居山明水秀的杭州。新穿越小说八大代表作家之一,潇湘书院A级签约作者,高产作家,顶级人气王。文笔以细腻见长,善于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寻找爱的真谛。
代表作:《凤栖宸宫》《倾世魔君》《六宫无妃》《情后诱皇》《邪王惑妃》《侍宴女》《残暴将军的小妾》等。

编辑推荐

《倾世魔君(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黄泉之水可以洗去你今世所有气息,孟婆之汤可以令你忘记今世所有记忆!当你跳下轮回道,便仙根尽毁,魔身尽失。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找到你……【人物介绍】芜儿:心性纯净,重情重义。在元神归位之后,灵台俱明,睿智无双。因为心中有爱,她步步艰辛,在正邪的夹缝中求取平衡,在历经腥风血雨后,见到了最美丽的彩虹。墨隼:魔界之君。强大无匹,生性冷酷,煞气难除。他不懂爱,不屑儿女情长,然而纵使他不肯承认,终究还是为那个女子动了心。魔头爱上了神女,天地不容,那么,他惟有毁天灭地!霁宸:仙门之首。淡泊,温雅,仁厚。爱上自己的女弟子,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劫数。即便为此负罪,为此仙根尽毁,他亦无悔。只要她悬崖勒马,回归正道,他愿足矣。绯尧:妖界之王。性邪,不羁。他浪荡的外表下藏着勃勃野心,一统六界是他的终极目标。天下,他要;美人,他也要!尘珀:人界帝王,英气焕发,勤政爱民。年少时的一场误会,令他抱憾多年。当再次遇见她,他知道,冥冥中早已注定,这段情劫逃不掉,避不开。精彩同类作品推荐:军情特工系列:《11处特工皇妃》、《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军火皇后》、《军火皇后》(终结篇)、《唐歌》《第九局》、《庙算:钧天变》。风云天下系列:《云狂》、《风云》、《傲风之光芒大陆Ⅰ》、《傲风之光芒大陆Ⅱ》、《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Ⅰ》、《傲风2北境放逐之地Ⅱ》、《傲风3诸神大陆Ⅰ》、《傲风3诸神大陆Ⅱ》。惊世亡妃系列:《惊世亡妃1晟国篇》、《惊世亡妃2汴国篇》、《惊世亡妃3定国篇》、《惊世亡妃4天下篇》。倾尽天下系列:《芙蓉王妃》、《王牌宠妃》、《王牌宠妃》(终结篇)、《谁主天下》、《谁主天下》(终结篇)。桃花劫系列:《天上有棵爱情树》、《一仙难求》(1、2、3)、《一仙难求》(4、5、6)、《一仙难求》(7、8、9)。三生三世系列:《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超影视系列:《美人诛心》、《媚世红颜》、《白发皇妃》、《远古伊甸》、《天才魔妃》、《血族•邪瞳》、《皇后纪》、《云倾天阙》、《特工皇妃》、《媚色逃妃》、《绝色弃妇》、《落月迷香》、《寻爱上弦月》、《失宠王妃》、《血蝶御医》、《倾世魔君》。


 倾世魔君(上下)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感情中最磨人的,不是争吵或冷战,而是明明喜欢、还要装出不在乎。爱,总和自尊捆绑在一起。但自尊绝非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坦诚的面对自己。世人都习惯了扮演一种不屑一切的冷艳。演技越好,离快乐越远。别藏得太深,幸福会找不到你。—— 苏芩文中的男主和女主就是这种状态。先说男主,绝美的魔君,在坐牢的时候透过镜面跟女主有过三年的交流,在这三年时间里,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到了,原以为对女主的感觉跟对其他女子一样,但是在女主受伤受辱受折磨的时候他都会感到愤怒,只有他才可以欺负女主,别的人谁都不能动女主一个手指头,但是他不懂这就是动了情,因此他们的感情发展走了弯路。再说女主,一个从现代社会穿越到玄幻世界的十三岁女孩(女主的年龄让我总觉得她本该青涩懵懂的花季过早地开发出更多的情色调调,对于一个十三岁就穿到保守的修仙界的女孩子来说,她知道的、懂得的、想到的男女之事也太多了点,设定成十八岁感觉更可信些),身负异能,身世复杂。很显然,女主从对男主“大魔头”感兴趣到喜欢上了他,只不过因为面子和立场而掩饰,结果却是越掩饰越藏不住,大概除了她自己不自知,旁观者都看得分明,因此绯尧哥哥对她紧追不舍,上仙师父对她放心不下,正道门派对她穷追猛打,都怕她有一日看透真心追随大魔头而去成为自己的敌人。女主夹在正邪之间,既想维持仙魔两道的和平,又天真的希望修仙派能够接受大魔头放他一条生路。也许是年少不知世道险恶,她两面奔波却两面都不讨好,一再受伤害,还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直到好朋友为她而死,在重压的逼迫下她终于激发出潜藏的实力,女主爆发了,她变强大了,终于不再俯仰由人,又跟师父恩断义绝,不再受道义的束缚,得到了自由,却摆不脱所谓的“正道人士”的算计,被自己的亲外公设计,不得不转世投胎,忘却前尘,在男主的陪伴下快乐生活。失忆了,忘记了,有时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本文前面看着憋屈,貌似好多同类型的修仙文都是这样,一开始身负异秉的女主受到不公平待遇,在正派中受欺负受歧视受压制,甚至随时都有被师父和正道人士灭身的可能,然后在一次次受重创而不死之后,在最深的一次打击下终于觉悟了,师门靠不住,自己才靠谱,所以小宇宙爆发了,因此变强大了,此后才有了比较畅快的阅读感受。男主不坏,女主不爱。男主越坏,女主越爱。女人即使要爱坏男人,也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到坚不可摧的程度。实力决定命运,暴力摧毁敌人。

精彩短评 (总计10条)

  •     这套很好看呀,推荐给大家。
  •     女主一開始有點像白痴導致我很倒胃後面也很普通失望
  •     情节不错,能吸引人看下去,就是女主到最后才认清对男主的感情,两人在一起的甜蜜时光写得太少了,有点可惜。
  •     男主角太狠了,不喜欢男主角
  •     潇湘
  •     小说
  •     小白文倾向'吾儿男人中毒'女人恨死!各种王的爱
  •     转身的倾世魔君很好看,不错。
  •     故事还可以,修仙系列的,还行
  •     前面写的都很好,真心觉得如果有番外或是终结篇会更好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