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智圆梅花梦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1986
ISBN:SH10355-658
作者:潘伯英弹词原本

作者简介

说说作为集体记忆的弹词小说
——以《唐伯虎智圆梅花梦》为例

民间文学作为普通民众集体智慧的结晶,承载了许多集体的记忆。正因为如此,民间文学才有了集体性的特点。
民间文学种类繁多,弹词就是一种民间文学样式。它一般都是唱故事,并且有乐器伴奏。其中有腔有调,有辙有韵。就弹词而言,它和其他的民间文学体裁一样都是口头流传的,所以它的传承是靠口头表演说唱进行的。这期间虽有变异的发生,但是其中的精髓还是被保留了下来,这些精髓就是集体需要记忆的东西。
为什么集体需要记忆这些东西呢?简单说就是因为它是民众创造出来并能满足民众需要的东西,对民众社会有自身的价值,这价值是现实的需要,当然更是民众社会结构得以延续的需要。从这些民间记忆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众的价值观念,民众的情感归宿,民众的道德情操和民众生活社会的背景。正因为民间文学有这样的功能与价值,所以对这些文学进行收集、整理、出版就显得很有意义。我们国家自改革开发以来,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收集、整理和出版了许多重要的民间文学作品,这个工作至今还在进行当中。在这个收集、整理、出版的过程中,整理者有时候为了迎合民间文学的可读性,对有的民间文学作品进行了一些改动,使其适合于文本的形式再献于读者。比如将弹词改编为小说体,不仅对其结构进行了调整,而且对有的故事情节进行筛选整理,使得它在符合小说文本要求的情况下得以保存。本文将以小说改编体弹词《唐伯虎智圆梅花梦》为例,对弹词体裁的民间文学的内容与功能加以说明,同时对民间文学的收集、整理等情况谈一些看法。

一、 《唐伯虎智圆梅花梦》的特点

就该弹词的情节内容而言,它叙述的是明正德年间,苏州才子张灵与才女崔素琼经祝枝山为媒,即将成婚。为此,他两曾画一幅梅花卷作为定情的纪念。正当他们憧憬于未来的幸福时,宁王为皇帝征歌选美,把崔素琼强行选取,张灵得此噩耗,气急成疯。时唐伯虎受聘宁王,为美女描画图容,以便呈献君王。他设法找到张素琼,让患难夫妇相会。并在护送去京的途中,有祝枝山接应,帮助张素琼脱险。唐伯虎自己装疯,骗过宁王,和张灵返回苏州,使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有弹词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弹词说唱的主要是惩恶扬善,助弱凌强,扶危济困,成人之美。弹词所表达的这些内容不仅是我们民族文化艺术的瑰宝,而且是我们民族秉性善良的铁证。弹词的其他内容包含了许多当时的社会要素。科举考试,婚姻嫁娶,节日庙会,收徒拜师,取名绰号等等日常的民俗事项都被包含其中,所以,弹词不仅具有了文学的价值,而且也有了风俗志的功能。
就弹词而言,语言朴实简单,妙趣横生。谐音,谚语,俗语等民间语言尽显其中。比如,崔素琼在给张灵的药方中,就是利用民间语言谐音的艺术效果,表达自己对张灵的爱慕之心的。从而不仅现出了民间普通民众的智慧才情,也反映出了古代女子对封建婚姻制度的无奈,以及对婚姻自由的追求。与底层的民众不同,古代知识分子之间的酬唱也被刻画得活灵活现。他们之间的文墨相交,以及互相之间的默契含蓄都在弹词中得以称述。比如弹词中随处可见的文人词文,尽管是文人的随口之作,但读起来通俗易懂,民间味十足而不失优雅风度。我们从这里也可以窥见民间文学对文人墨客的影响。另外,我们不能忽视的民间小曲在弹词中亦有呈献。
弹词所表现的内容,还有一个亮点,就是反映了古代闲暇之人的生活追求。即他们不仅重视物质的生活,对精神的生活也很重视。闲暇时间对休闲的重视已经不仅仅是官人士大夫的专利了,就是普通的民众也有这样的向往。弹词是从一个紧张的情节中无意识的显示出来的,这也更增强了可信性。在张灵装作唐伯虎的书童混进宁王府后,在一个晚上安奈不住自己的感情来到了府中禁地逍遥宫。藏在了周妈的房间。为了讨好周妈不让自己暴露被巡夜侍卫发现,他就和周妈谈起了苏州,他们的谈话中就充分显出了周妈作为一个普通的底层民众对休闲文化的重视和向往之情。
最后小说体弹词采用章回体,没章都有自己的题目,使得情节鲜明清楚。而且往往在每章的最后能恰好地设置出一个悬念,提出下回的内容,对听众或读者都有很强的吸引力。这一切,都是弹词作为集体民间记忆的表现形式。

二、《唐伯虎智圆梅花梦》的价值和意义

作为弹词的民间文学,它在自身存在的社会有其独特的功能。首先是集体记忆的功能。弹词中表现的人物都是当时社会的真实人物,唐伯虎,祝枝山,张灵等吴门才子都被记录其中。而且当时的社会环境和风土人情都得到了记忆。只要《唐伯虎智圆梅花梦》的弹词一日不消亡,这些记忆就讲永远保存在民众的心里。而且保存的不仅是弹词的内容,只要在江南说起弹词中的这些人物和事迹,弹词这个表现手法也就无形地被记忆起来。弹词的集体记忆是通过想象实现的,在当代语境下,许多传统的弹词内容我们只有靠想象才能对其进行复原。所以作为艺术的弹词和作为集体民间历史记忆的弹词是合而为一,不可分割的,只有二者的完好结合它们才会在自己的历史舞台上尽显风采。事实也说明了它们本身就是一个不能分开的整体,艺术和记忆共同的结构维持才使得弹词这个民间表达方式存在、传承而不消失。
弹词有自身广阔的社会功能,我们可以将其归纳如下:一是社会教化功能,弹词的内容主要表达的是民众的价值情感去向,褒扬的对象是大众所认可的东西,所以教化的味道自然很浓了。人们一遍又一遍的唱弹词,也一次又一次的把民众集体的观念表达得淋漓尽致,教化自己,也教化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二是情感功能,弹词主要是民众的艺术,最开始是自娱自乐,虽然以后出现了专门演唱弹词的艺人,但是演唱的内容都是普通民众情感体验的东西,表达的是普通民众的情感需要。抒写的是老百姓的情感体验。三是民俗功能,弹词本身作为一个民俗事项,它的流传和表演等过程具有民俗的价值。另一方面,弹词不像其他单一的民俗,它是一个复合的民俗。如果把一部弹词看做一个整体民俗的话,它又是包含了许多其他民俗事项的。比如弹词的内容可能包含的民间故事,民间器乐,民间语言,民间信仰,民间结社,民间集会等等的民俗事项。所以弹词的民俗价值不是单一的,我们在考察研究弹词民俗时,应该不仅仅研究弹词,而要多视角地研究它的民俗价值。同时由此弹词也给了我们启发,在研究有弹词民俗流行的地域的其他民俗或历史等问题是,我们也应该想到弹词的民俗记录功能,从弹词中找有关的民间记忆是一个可信也可行的途径。

三、对《唐伯虎智圆梅花梦》弹词改编的看法

弹词作为独立的民间文学体裁,不管是从民间文学艺术的角度,还是从民俗事项的角度,其都有研究的价值所在。对于弹词民间文学艺术的体裁改编,我们的看法也不一致,只能说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所以对于弹词的改编,不论是像本文例证的《唐伯虎智圆梅花梦》的小说体改编还是其他的改编,我们都要一分为二辨证的看待。
首先这样的改编有积极的一面。弹词改编为小说,扩大了弹词的传播空间,是更多的人对弹词有了解,尤其是相对于非弹词艺术覆盖的区域。其次,开辟了弹词艺术的一个保存空间,弹词不仅可以通过剧本的形式,而且也可以通过小说的形式得到保存。无疑扩大了弹词艺术的影响力。最后,弹词这样跨越文体的艺术保存,对于弹词所叙述的经典的故事流传有益,在流传中也很容易发现其中故事在其他民间文学中的存在,从而找到了共性,在这个对比分析中我们可以解析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和文化追求。
当然,这样的改编形式,也有自己不好的一面。弹词改编成小说,很容易让普通的读者对弹词和小说混为一谈,尤其是一个非弹词生存的地理区域生活的人们,怎么也不能通过直接地阅读这种弹词改编来的小说而断定它原本就是弹词的内容。所以,从这个层面讲,与其说弹词改编的小说保护了弹词还不如说是扭曲了弹词更为准确。我们从原生态民俗保护的视角和观点出发,这样的对弹词艺术的文本贮存形式,不是一个很理想的形式。我们很难想象通过对弹词的这样改编,不会对原有的弹词生存造成威胁,当某一个历史时段弹词失去了活的生活环境,而小说改编体的文本相对于弹词话本更具有可读性时,弹词作为一个集体记忆的媒介,本身也将成为一个记忆的存在。这对于弹词民俗的文化主体而言是可悲的。


 唐伯虎智圆梅花梦下载



发布书评

 
 


精彩短评 (总计2条)

  •     爺爺書架上的偷讀 當年權當八卦來看 所謂三歲看到老~~唉~
  •     《何必西厢》(梅花梦)改编
 

九年级,散文/随笔/书信,中国民俗,少儿英语,恋爱,烹饪理论/手册,动物医学,电子商务PDF图书下载,。 PDF下载网 

PDF下载网 @ 2020